正文 第八十六章 如果,深海不黯(1)

文 / 夕山白石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哐當!

    那是龍岡手中的藍色水晶長劍此時掉落在地上時候所發出的聲音從這一刻開始,龍岡便開始雙手用力地抓緊自己的腦袋,跌跪在了地上。

    他身體的顫動已經很明顯地說明著什么終于,他也發出了慘絕人寰的痛叫之聲。

    。!

    似乎什么東西從龍岡的體內驅散而出,像是淺薄的粉塵……藍色的,又像是一股輕煙,瞬間散去。

    龍岡的痛呼聲也在此時猛然停了下來,他雙手低垂,目光散亂,臉無血色,就那樣靜靜地跪倒在地上,隨后一下子撲了下去。

    雷亞茲二話不說便從上前去,凱亞夫人在瞬間的猶豫之后,也一樣走來……眾人紛紛走來,反而最快到達龍岡身邊的,卻是莫吉托國王。

    它一把將龍岡給扶著坐了起來,臉色凝重,“你怎樣了?”

    龍岡此時尤有意識,他下意識地提起手掌,看著,好一會兒才苦笑道:“不怎么好!

    “對不起!我應該提醒你的!崩讈喥澊藭r歉然道:“但事情太過突發,我沒來得及!

    龍岡搖了搖頭,目光茫然地看著四周尤其是那些一個個的白色小獸們。

    此時,他甚至已經無法感覺得了這些白色小獸的想法……就如同一下子失去了光明,從此陷入了黑暗中的盲人般,讓他無法適應過來。

    琉歌卻在眾人都關注著龍岡的時候,將地上的長劍拾起,仔細地打量了起來……猛然,“這把劍,你是在什么地方得到的?”

    “這是他的東西!”莫吉托國王此時手臂一揮,直接就從琉歌手上將長劍給奪了過來,直接握在了它的手中,我會保管!

    “路上撿到的,有什么特別嗎?”龍岡此時搖了搖頭,他在莫吉托的幫助之下,勉強地站起了身來,虛弱地道:“凱亞,我們先離開了這個地方再說。我們去莫吉托的領地,它會幫助我們的!

    凱亞夫人遲疑地看了眼龍岡與莫吉托她不知道莫吉托與龍岡在與她短時間的分開之后,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似乎,關系很好?

    “好!

    但凱亞夫人并沒有猶豫多少……她真實的記憶正在復蘇,本能地誕生了一份對龍岡的信任之情,而且越發的強烈。

    列車滄星并沒有在這場戰斗中受到破壞,眾人很快便來到了滄星之前,登上了列車乘務員【滄星】再一次出現在了雷亞茲的眼前。

    “很高興這么快就能夠在此為您服務,尊敬的放牧人閣下!

    “我也很高興能夠這么快就再見到你!崩讈喥濐H有些心情復雜地應了一句,隨后道:“滄星,你能送我們離開這里嗎?越遠越好!”

    “正在規劃路線,請稍等!薄緶嫘恰课⑿χc頭。

    【滄星】甜美的聲音,仿佛一下子就讓人安心了不少……只要離開了中樞塔,就不用面對那些無休止的戰斗人型的攻擊了。

    至于空海先生……雷亞茲看著窗外,靜靜地躺在了月臺地板之上的空海先生的殘骸,不禁有種復雜的滋味。

    在不久之前,他還在上著金凱倫教授的課,而空海先生就在這課堂當中。

    “奇怪,【希望之船】列車是誰開走的?”凱亞夫人卻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她直接看向了莫吉托國王與龍岡:“不是你們,還有誰?”

    “【希望之船】列車不在了?”龍岡下意識地皺了皺眉頭。

    凱亞夫人直接搖了搖頭,“在我們抵達月臺的時候,它就已經開走了!

    “或許是凱倫大師!饼垖肓讼氲溃骸八诼飞虾臀覀兎珠_!

    凱亞夫人淡然道:“像是他的風格,獨自逃生!

    龍岡搖搖頭道:“他并沒有你想象之中的不堪!

    “是否不堪,我不知道!币慌园察o地想著什么的琉歌,此時卻忽然冷笑了一聲:“我只是知道,在過往這么多次對【天命】組織的掃蕩當中,這位凱倫大師總是最安全的一位……這么多年了,當初創立【天命】組織的創始人,就只剩下他了……什么東西躲在這里?”

    琉歌霍然站起了身來,一瞬間就拔出了身上藏著的短刃只見此時,一道小小的影子瞬間撲向了她。

    琉歌反應極快,短刃直接刺出,然而這小小影子卻一下子閃開它一下子就爬到了車廂上方的欄桿之上。

    竟是一只額頭上有著藍色水晶的白色小獸。

    “瑪那!”龍岡驚叫了一聲,卻不知道這只最開始碰到的小【洛克】倒地是什么時候跑進來了的【滄星】號列車之上。

    龍岡的叫聲讓白色小獸一下子呼喚似地叫了一聲,隨后投入了龍岡的懷中,親昵地依偎了著。

    “哦,幾乎忘記了,官方資料上說,你似乎有與生物溝通的能力!绷鸶杈従弻⒍倘惺栈,重新坐了下來。

    “現在沒有了!饼垖坏卣f了一句。

    眼看著這二人似乎有些不太對付,雷亞茲此時只好硬著頭皮地向【滄星】詢問起來:“滄星,路線還沒有規劃好嗎?”

    “路線已經調整完畢,請再次確認,是否開啟本次行程!薄緶嫘恰康穆曇粼俅雾懫。

    “確認!”雷亞茲二話不說就點了點頭。

    隨后【滄星】號列車緩緩加速……在幾秒的時間內就已經達到了最高的速度,瞬間沖出了終點站的月臺。

    ……

    ……

    “他們就這樣離開了!

    “是的,他們就這樣離開了,有什么問題嗎!

    對話,發生在中樞塔的第一實驗室之內對話的雙方是中樞塔【主機】以及洛老板。

    “我可以停止【滄星】號列車!薄局鳈C】此時卻忽然說道:“他們逃不出中樞塔!

    洛老板則是淡然道:“你希望他們不能夠走出這里?”

    中樞塔【主機】頗有些疑惑道:“他們中有放牧人的后代。當初放牧人逃出試驗場,違反了這里的規定,泄漏了試驗場的事情,應該予以清除!

    “當初燁皇子與伊斯卡也曾經來過這里,為什么他們能夠離開!甭謇习鍏s笑了笑問道。

    中樞塔【主機】這才說道:“我已經說過,當初編號00的實驗體實驗發生了意外,導致我陷入了重啟的狀態,等我醒來的時候,只不過來得及派出作為生化兵的空海,趁著他們啟動大門離開的瞬間,追截上去而已!

    “你不覺得奇怪嗎!甭謇习寰従彽卣f道:“在你重啟的時間當中,逃出去的放牧人,已經在外邊發展出了一個文明,甚至這個文明已經走到了盡頭,如今只能在深海當中茍延殘存……這當中的時間,數萬年,數十萬年?”

    “我感覺我重啟的時間并沒有多久!敝袠兴局鳈C】此時陷入了沉默當中,但旋即,以它的運算量,已經能夠得出結果,“你的意思是,真正的中樞塔【主機】,就是當初趁著燁皇子與伊斯卡啟動大門離開的時候,一同離開的……而我,也是在那時候,才被臨時創造出來的?”

    “雖然我也很期待和你進行這種解密的活動!甭謇习鍏s道:“但為了節省一點時間,我現在可以給你確定的答案……確實是這樣沒錯!

    中樞塔【主機】一下子就陷入了沉默當中,好一會兒,它才用著苦笑的口吻:“這樣說來,現在的我,進化度僅僅只是真正中樞塔【主機】最開始的時候……我本以為這次重啟醒來之后,我的進化達到了高速階段……但是,真正的中樞塔【主機】,其實比我進化的時間更長,它比我多了數萬年……甚至數十萬年的時間!現在的它,到底已經進化成成為了怎樣的存在?”

    “總有一個極限的!迸托〗愦藭r卻冷不地道:“某個階段之后,不管是什么,總會停滯不前,時間的流失并不會為他們增加什么!

    中樞塔【主機】卻想了想道:“如果按照你們的說話,那么問題來了……既然在我之前是真正的中樞塔【主機】,它一直統治著試驗場,那么它也一定一直觀察著燁皇子與伊斯卡的進入與離開……它,并沒有清除掉燁皇子與伊斯卡!為什么?”

    “你覺得是為了什么!甭迩駞s反問了起來。

    中樞塔【主機】想了想道:“因為燁皇子與伊斯卡持有開啟大門的鑰匙。它沒有辦法保證能夠在他們啟動鑰匙離開之前,將鑰匙從他們的手上奪走……它需要萬全的,沒有一絲錯誤的,絕對安全的離開方法!因此,它不會動用【曜日級】的尖兵,這樣會驚動燁皇子與伊斯卡……從一開始,它就走好了逃離試驗場的準備它,早早就已經叛變了!”

    “又或者,是燁皇子與伊斯卡,其實曾經與真正的中樞塔【主機】做過了什么私底下的協議呢!迸托〗憷洳欢≌f道。

    “有這個可能!敝袠兴局鳈C】直接承認著說道:“而且,可能性更大……只可惜,我存儲的數據基本上都是被虛構的,唯有我【醒來】之后的這些時間,經過我親自存儲的數據才能算是真實……這是諷刺啊,我以為我已經存在了無數的時間,可都頭來只有這短短的數十年時間,才是真正的屬于我!

    “這已經不錯了!甭謇习鍏s道:“對于外邊的生靈……尤其是脆弱的人類來說,他們的生命也僅僅只有短短的數十年。而且大部分時間的并不屬于這大部分的人!

    “我現在只想知道,真正的【我】,當初倒地與燁皇子和伊斯卡達成了什么樣的協議!

    “那我建議你更加不要阻止【滄星】號列車的離開!甭謇习宕藭r笑了笑道:“你不覺得,在燁皇子與伊斯卡離開之后的幾十年間,他們的后代再次來到這里,并不是巧合,而是已經安排好了的事情嗎!

    中樞塔【主機】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持續地關注著這件事情的發生,什么事情都不必去管,我自然而然就會知道真相?”

    “我只是建議!甭謇习宓坏溃骸笆聦嵣,類似建議這種東西,最終也未必會達到它原本的預期,甚至可能還會出現反效果……誰知道呢?命運這種東西,若真是無人操控的情況之下,它本身是真的未知的,也說不一定!

    中樞塔【主機】眼睛不禁閃爍了幾下,忽然道:“那么你……你們呢?從一開始,你們似乎就再有意無意地給予這些人幫助。事實上,如果不是你們的所謂【建議】,或許我已經成功地將這些入侵的家伙完全清除掉。是,沒錯,如今中樞塔內能夠制造更高級戰力士兵的材料都已經被搬空,但這里依然還有著大量的普通材料,我可以源源不絕地增加普通戰斗人型的出現……所以,你為了什么要幫助這些人?”

    洛老板自然而然地道:“當然是因為,這是顧客的要求了!

    中樞塔【主機】頓時一陣的語塞……它似乎不能說些什么,它是真的拿這兩個家伙沒有任何的辦法。

    之前,它并沒有發現中樞塔早就已經被搬空,最高戰力的【曜日級】尖兵也早早被搬走的時候,它其實多少還有些底氣,同時也是感覺作為數據采集對象的這二人,比較特別,因此只是稍微放出最高的調閱權限,緩和雙方間的關系,繼續數據采集也沒有什么關系。

    可現在不是。

    現在的它就名正言順的一個空架子,徹底的外強中干的類型。

    “好吧,就像你說的,我會繼續關注這件事情的發展……看看,到底是不是像你們說的那樣,真相能夠出現在我的面前!敝袠兴局鳈C】點了點頭。

    它自然沒有放狠話……放了能有用?那種完全不理智的行為,它才不會去做只不過,它卻悄悄地下達了某個指令。

    回收空海。

    ……

    與此同時,中樞塔的月臺處,幾臺戰斗人型,正緩緩地朝著空海先生的殘骸位置走去。

    它們將四周的殘骸碎片給收集了起來,接著又飛快地回到中樞塔的內部。

    ……

    ……

    【索瑪那】海溝之上。

    傷痕累累的海底城艦隊此時正經過了這里它們很快就能夠抵達海底城,將這次大戰勝利的消息傳播。

    歸心似箭。

    但皇帝陛下卻忽然下令?,這之后,皇帝陛下獨自一人駕駛了一艘探索船,緩緩地駛入了海溝當中。

    然后,海底城的殘余艦隊,這才在此開啟,返回海底城。

    沒有人回去違抗海底城皇帝的命令……這似乎是他們與生俱來的聽從。

    探索船此時一直深入,下沉,也不知過了多長的時間,海底城的皇帝,終于來到了一片充斥著死亡的,深海當中的【湖泊】之前。

    他默默地注視著這片【死亡之湖】的平面,好一會兒之后才輕聲說道:“這么安靜,不打算歡迎我嗎?我的主人,我來……殺你了!

    于是,平靜的【湖泊】,瞬間沸騰了起來。 ( 特拉福買家俱樂部 http://www.vxtndj.live/11/1109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xtndj.live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荷衔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