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〇一章 剿叛賊劉宏再派兵

文 / 夏海蒼松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而在皇甫嵩和孫堅的大軍與叛賊對峙的這兩個多月中,還是發生了一些事的。請使用訪問本站。

    比如說董卓已經從黃巾戰場上凱旋而歸,而劉宏對他是不吝封賞,最后不只是賞賜了他和他屬下許多東西,而且還封了董卓為侯。比起馬超什么都沒有,確實是強太多太多了。

    而在徐州東海朐縣,糜太公終究還是沒挺過去,最后還是去了,眾人不由得是傷心落淚。作為糜家家主,糜太公是合格的,他時刻都以振興家族為己任。但同樣的,他對糜家的下人,對自己的族人,可以說也都不錯,是一個讓人愛戴的家主。要說最嚴厲的時候,莫過于是對自己的子女,算是一個嚴父了,但作為兒女的都能理解,他其實是一個好父親。

    糜太公在彌留之際,特意把糜竺三人和馬超都叫到了自己的榻前,他拉著糜竺的手,用虛弱的聲音對他說道:“竺兒,為父走后,家主之位就由你來擔當。要記得,一切都以家族的利益為先,這樣你就是一個合格的家主。而糜家交與你,為父很放心!”

    “兒一切都遵父親之命!”

    糜太公一笑,費力地點了下頭,然后對著糜芳說道:“芳兒,以前為父確實不理解你每ri都舞刀弄槍的,不過以如今來看,這可以說算是好事兒。而為父要不在了,以后的路更得你自己去走了,不過望你別太膽小,不能怕這怕那,你想想看沙場大將又有幾個是膽小之輩,而作為我糜家男兒,更不能有如此的膽量!”

    “父親,兒謹記父親之言!”

    糜芳知道,自己的父親對自己還是很了解很關心的,自己確實得盡量改一改了。

    糜太公對糜芳也是一笑,然后對糜貞和馬超說,“貞兒,以前為父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不過今ri為父卻是早已放心了。賢婿,貞兒就托付給你了,望你們能恩愛百年,白頭偕老!”

    “父親……”

    糜貞就說了兩個字,此時她已經是淚流滿面,再也說不出什么來了。而馬超在她身旁是緊緊地摟著她,此時馬超對糜太公說道:“岳丈大人請放心,貞兒如此待我,小婿此生必不負貞兒!”

    糜太公對他們笑著點了點頭,“不要哭,我放心……”

    前面的話是對自己女兒說的,而后面的則是對馬超說的?蓜傉f完放心,糜太公就已經是撒手人寰了。

    “父親!”“父親!”

    糜竺和糜芳還有糜貞此時都跪了下來,而馬超自然也不可能站著。糜太公就這么去了,不過他是笑著離開的,因為在他的眼里,雖然自己是看不到了,但糜家的振興不過就是時間的問題,就會由自己的長子來實現。而兒女自己也算是都放下心了,自己沒有什么遺憾,自然就不會愁眉苦臉的。其實他也希望自己的兒女能再樂觀一些,這是每一個做父親都愿意看到的。

    糜太公離去后,馬超作為唯一的準女婿,古人言,一個女婿半個兒,他也和糜竺和糜芳一樣,都為了糜太公的喪事忙前忙后。畢竟他已經有經驗了,所以這樣的事兒算是有些熟悉了,也不至于像第一次一樣基本什么忙都幫不上。

    總算都忙完了之后,糜太公也入土為安了。而這期間馬超可以說是最累的一個了,怎么說呢,他不只每ri都要處理糜太公的喪事,還要天天地好好安慰糜貞。雖然是早有預料,知道自己父親要離開,但糜太公的離去還是對糜貞有了不小的打擊。而這時馬超的作用就很大了,只有他在糜貞的身邊,才能算是給她一個最好的安慰,此時的糜貞確實很需要馬超的安慰。

    雒陽,皇宮中,劉宏是正生氣著呢,就是因為皇甫嵩和孫堅戰敗的事兒。

    “敗了,又敗了!阿父,繼涼州軍敗給叛賊之后,我漢軍又敗在叛賊的手中了!恥辱,這真是奇恥大辱!再如此敗下去,叛賊說不定哪ri就兵臨雒陽城下了!”

    劉宏是每次的戰報都要和張讓說一下,這都已經成為他的習慣之一了,可見張讓確實是他面前的第一紅人,是無人可比。

    “陛下,所謂勝敗乃兵家常事也,皇甫義真和孫文臺雖敗,但他們依舊不失為我大漢的棟梁!”

    面對著漢軍的失敗,此時要說最生氣的人也許是劉宏,但最著急的除了他那就是張讓了。因為北宮伯玉他們的口號可是,“清君側,誅十!,叛賊要真殺到雒陽來,那張讓可真就要危險了。所以張讓雖然和皇甫嵩還有孫堅他們沒什么太深的交情,但看皇帝已經發火了,可能要處置他們兩人,所以他趕緊是出言勸說了劉宏一下。

    畢竟朱儁已是辭官回家了,而朝中能征善戰的大將,如今是走一個就少一個,所以就連張讓也不想他們都離開,要不后果不堪設想,如今為了自己的利益,是不得不勸說皇帝一下。

    “阿父之意朕也明白,不過軍中有功要賞,而有過則必罰,皇甫義真和孫文臺兩人,對叛賊大意輕敵,以致于全軍覆沒,最后就只帶著護衛突圍了出去。朕對此很失望,朕馬上讓人擬旨,皇甫嵩和孫堅兩人官降兩級,罰俸一年!不知阿父以為如何?”

    “陛下圣明!陛下圣明!”

    張讓趕緊把馬匹送上,其實劉宏還真就是最喜歡聽別人說他圣明,但實際情況到底圣明不圣明,這個就很難說了。

    劉宏命人擬了旨,此時他倒是想起了朱儁朱公偉,正所謂“國亂思良將,家貧思賢妻”,就是這么回事。以前皇甫嵩和朱儁在一起的時候就能大勝,結果朱儁一不在了,就變成大敗了,劉宏不得不又想起朱儁來。而當時朱儁辭官的時候,他還真就沒太當回事,走了就走了吧,可如今卻是很想他。也許自己當時應該好好再多挽留一下朱公偉,可如今說什么都沒用了。

    “如今叛賊如此猖狂,朕當再派大軍圍剿之!”

    劉宏恨聲說道,本來黃巾已經算是安定了,結果羌人這又亂了,而且漢軍又敗了兩次,他是恨透了北宮伯玉他們。要是再不剿滅他們的話,他們可真就要到雒陽了,因為如今的叛賊已經兵進司隸,長安都快危險了,那雒陽還遠嗎。所以劉宏已是下定決心,把家底都準備拿出來了。

    “陛下圣明!”

    此時最開心的莫過于是張讓了,只有叛賊滅了,他們才能安心。聽劉宏如此一說,他是左一個圣明,右一個圣明的。

    “朕意讓中郎將董卓、司空張溫、執金吾袁滂、蕩寇將軍周慎率領步兵、騎兵共十萬人屯兵美陽,阿父以為呢?”

    張讓趕緊點了點頭,其實他知道皇帝這么說就是已經定下來了,問自己那不過就是隨便問一下而已。

    “奴婢以為對付叛賊,尤其是董仲穎是再合適不過的人選了!想董仲穎其人乃是涼州隴西臨洮人,年輕時以勇武大方聞名于西涼,而其人在羌人中更是名聲甚大,羌帥中人多是懼怕于他。而司空、執金吾和蕩寇將軍,也是能征善戰,陛下命他們帶兵,是再好不過!”

    可以說張讓確實對董卓算是比較了解的,當然不只是對董卓,對皇甫嵩、孫堅、曹cao乃至于馬超等人,張讓都可以說是很了解,對他們不說是了如指掌吧,但也差不了多少。

    劉宏點點頭,又讓人擬了旨。很明顯,劉宏對董卓也是有些了解的,也知道他以前的一些事。而本來之前他就想讓董卓他們去圍剿涼州的叛賊,奈何董卓一直都在忙于對黃巾的戰事,所以自然是不能輕易就召他回來。不過如今董卓早已是得勝歸來,正賦閑在雒陽,所以既然有這樣的人才,但如果還不用的話,那可就不對了。而作為帝王的劉宏來說,當然不會那么干。

    因為這幾人都在雒陽,所以劉宏是特意差人把他們給召進了宮中,不過劉宏卻是一個一個的見他們,而不是一起。他要面對面和他們先說幾句,圍剿叛賊,只許勝,不許敗。而直到最后,劉宏才見的董卓。

    “臣董卓見過陛下!”

    “愛卿平身,坐吧!”

    “謝陛下!”

    劉宏看到了董卓后,心說,這董仲穎好像比之前朕見他的時候又胖了些,真不知道他要胖到何種程度啊。

    “愛卿當知涼州之事吧?”

    “回陛下,臣知道。臣雖然身在雒陽,但卻心憂涼州,而叛賊人人得而誅之!”

    “好,說得好!不瞞愛卿說,前方來報,皇甫義真與孫文臺已敗于叛賊之手,所以朕意讓你和司空、執金吾和蕩寇將軍再帶大軍去圍剿叛賊!”

    “承蒙陛下賞識,讓臣帶兵剿賊,臣肝腦涂地,萬死不辭!”

    董卓趕緊起身說道,這劉宏又讓自己帶兵剿賊了,雖然還有別人,但這都不是大問題,自己只需要在其中獲得自己的利益就可。

    “宣圣旨吧!”劉宏拿著圣旨對旁邊的張讓說道。

    張讓趕緊接過圣旨,打開宣讀,“今命中郎將董卓協司空張溫,與執金吾袁滂、蕩寇將軍周慎帶兵十萬,圍剿叛賊!欽此!”

    “臣董卓領旨!”

    m.閱讀。 ( 三國重生馬孟起 http://www.vxtndj.live/2/21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xtndj.live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荷衔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