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五五章 親事畢賓客離去

文 / 夏海蒼松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第二日一早,馬超和糜貞兩人幾乎是同時醒了過來。請使用訪問本站。而馬超覺得昨夜的大戰,感覺比面對成千上萬的敵人都累,不過閨房之樂和戰場殺敵卻還是兩種不一樣的感覺。

    糜貞雖然也已經醒來,但是她依舊是閉著眼睛,依偎在馬超的臂彎。如今她已經十八歲了,雖然在大漢來說,這已經是大姑娘了,不過對馬超來講,糜貞還是少女,而且還是少女最漂亮的時候,十八歲嘛,可正是風華正茂的年紀。

    馬超看著糜貞此時依舊是不睜開眼睛,他決定逗逗她。想到這兒,馬超用手捏了捏糜貞的鼻子,然后就準備進行下一步的動作。不過此時糜貞突然睜開了大眼睛,把馬超正準備使壞的手給抓住了。而她的想法很簡單,此時都已經是早晨了,大清早就要做那樣的事兒,實在是很羞人。

    不過糜貞也跟著馬超這么多年了,其實她已經慢慢變得很大膽了,所以這個根本就不是最主要的。主要的是今日是兩人成親后的第一日,所以還是要早些起來得好。如果自己此時不阻止,那么再等自己夫君起來也要是近一個時辰后了。雖然不知道此時是何時,但是糜貞也知道,絕對是比平時要晚。所以不能讓自己夫君的屬下認為他們的主公是個貪戀女色之人,所以還是早起得好。

    糜貞把自己的想法在馬超的耳邊一說,馬超心中感慨,得妻如此,夫復何求啊。糜貞又在馬超耳邊輕輕說道:“夫君,大不了,晚上我們再……”

    馬超一笑,在糜貞耳邊說道:“好,晚上就晚上!不過,此時嘛……”

    說著,馬超的嘴就吻上了糜貞的小嘴。馬超對她確實是愛得不得了,能有如此為自己著想的妻子,這是自己八輩子的福氣。其實今日是自己婚后的第一日,所以就算起來晚了,自己屬下那些個也不會想太多。不過糜貞說得對,自己還是保持個正面形象更好,讓自己的屬下們知道,他們的主公還是以大業為主的,不會過度貪戀女色。

    不知道過了多久,馬超這才結束這次的長吻,馬超心說,要不人家怎么總是說“溫柔鄉,英雄!蹦,古人誠不我欺。自己自制力就算不錯了,但是還是總想著能一直就這樣,那該多好。不過還有那么多的事兒要自己去做,所以自己還得早點兒起來才行啊。

    馬超此時深情地望著糜貞,說道:“貞兒,能娶你為妻,是我馬孟起三生修來的福氣!有妻如此,夫復何求!”

    說完,馬超在糜貞的額頭上親吻了一下,眼中透著無限地愛戀。

    糜貞則展顏一笑,“孟起哥哥,貞兒也是,覺得自己好幸福好快樂!”

    成親之后,糜貞一般都叫馬超為夫君,而只有特別感動或者動情的時候才如此稱呼馬超。

    馬超也是一笑,“好了,起來吧!”

    說完,馬超先起來了,然后給糜貞穿衣。本來應該有丫環服侍的,不過昨日剛成親,所以馬超早就把他們給打發走了。而糜貞要服侍馬超,不過他沒允許,說這一次就由自己來服侍她了。糜貞最后沒辦法,也只能是接受了,但是她說這樣的事兒就這么一次,不能再有以后了。馬超沒辦法,只能是答應了下來,畢竟這時代不一樣,沒有辦法。但是糜貞臉上卻洋溢著幸福的笑容,雖然自己夫君做事有時候與當今天下主流不同,但是卻并不代表自己不喜歡。

    穿好衣物后,其他的事兒就不用馬超和糜貞做了,自有丫環去做。不過昨夜的落紅卻被糜貞給收了起來,馬超也不知道為什么,但也沒多問,可能也許是留個紀念吧,他心中想到。

    兩人出了屋,來到了會客廳,馬超母親劉氏正在等著他們。不過她也沒想到自己兒子和兒媳能起得如此之早,不過就比平時晚了些罷了。但是劉氏對此確實是很欣慰的,自己兒子能如此,自己這個當娘的確實是很高興。

    有丫環端來一杯茶,糜貞則給劉氏敬茶,這個也是一種習俗,婚后第一日早,兒媳給自己夫君的父母敬茶。馬騰不在了,那就只有劉氏一人接受。

    劉氏接過茶,象征性地喝過一口后,把早給糜貞準備好的首飾給了她。這也不過就是象征性的,畢竟當初她第一次見糜貞的時候,早就已經把最為寶貴的,跟隨了她十八年的嫁妝,那個玉鐲都給了她了。

    糜貞接過首飾后趕緊道謝,“謝過母親!”

    劉氏笑道:“貞兒,都一家人了,不必和娘如此客氣!”

    劉氏看自己這個兒媳,她是怎么看怎么喜歡。從如今的糜貞,她看到了當年自己的影子。不過卻也不得不承認,自己的這個兒媳比自己可要更強。無論是從外貌,從才學,從家世還是從其本事上來說,都是比自己要強的。劉氏也不知在心中說了多少遍,真乃我兒佳婦也!

    劉氏很清楚地知道,糜貞為了自己兒子是要犧牲多少。以前她還能為家族為自己做些喜歡的事兒,但是嫁給馬超之后,這些就不可能再去做了。而唯一能做的,就只有在家中相夫教子,沒事還不能太拋頭露面,最多也就是在家中繡個花兒什么的。所以嫁人之后,空間也只能是越來越小,能做得更是越來越少,這些糜貞當然也是知道的,不過她卻一點兒都不后悔。

    曾經馬超也問過糜貞,但是糜貞說自己不后悔這些,在她眼里看來,除非自己永遠都不嫁人了,要不早晚其實也是要如此的。不過如今能嫁得如意郎君,其實比什么都重要。所謂“有得必有失”吧,就是這樣,她只希望馬超沒事兒能多陪陪她,要不自己多孤單。

    馬超知道糜貞的想法后,就把她緊緊地摟住了,他能做得也只是多花些時間來陪陪自己的貞兒才是,她為了自己可是犧牲了很多很多。

    敬完茶后,馬超一家人一起吃了個早飯,一家人其樂融融,還有什么比這更幸福的嗎。至少在馬超看來,是沒有了。

    早飯過后,馬超開始練起了自己的槍法,哪怕是成婚的第一日,馬超也是不會放下練習的。當然陪著他的是糜貞,不過糜貞沒什么武藝要練習,只是在遠遠地看著。而陪練的就是馬超的那些個屬下了,他們倒是不知自己主公今日能起得如此之早,不過看主公在那兒練槍,他們也都加入了進來。當看到糜貞的時候,都是異常尊敬,一個個地叫著主母。

    練完槍后,馬超回了客廳,這時陸續就有人來向他辭行了。昨日婚宴過后,走了三分之二的人。不過還有三分之一的因為各種原因而沒有著急離開,所以此時這三分之一的人中,有人來向馬超這個東道主辭行了。

    第一波是管亥和廖化他們,再加上臧霸、魏平還有那一百士卒,都來向馬超辭行了。

    馬超雖然是把魏平還有臧霸給緊急召來的,不過山寨此時還是很需要他們,所以他們此時在山寨比在涼州更有作用,而馬超自然對此不會阻攔,因為他覺得自己應該很快就要去管亥山寨了。

    馬超作為主公,自然不會親自送他們出城,就算他想,管亥他們也是不可能讓的。而最后他則是讓陳到還有武安國兩人代自己送送他們。畢竟陳到是去過青州管亥山寨的,和他們打過交道。而武安國更不用說了,本來就和他們一起共事多年,大家都熟悉得很。

    管亥他們離開后,張既、王伉還有龐柔也來向馬超告辭了,馬超和三人又聊了幾句后,則讓龐德代自己送送他們。其實這三人馬超可以親自送他們的,不過誰知道后面還有沒有人要離開了,所以自己還得在這兒,根本就走不開。至于讓龐德代自己去送人,就因為他和龐柔可是親兄弟,所以馬超就如此安排了。

    果然,張既他們走后還沒多久,又來兩個向馬超辭行的。馬超一看,這個組合有點兒意思啊,是兩個宦官。一個是張讓派來的那個,而另一個則是劉宏派來的。

    馬超也和兩人簡單地聊了幾句,最后對方兩人都對馬超說道,讓他多關注關注雒陽,然后找機會再去雒陽一趟。

    此時馬超心中明白,這是張讓和劉宏讓自己去雒陽呢,不過自己什么時候去,那自己自然有自己的想法了。

    至于送這兩位,馬超則讓胡軫代自己去一趟了,本來還有崔安和張飛都沒什么事兒,不過馬超可不敢用這二位。這二位本來就對宦官有些不待見,所以如果真讓他們去送人,那指不定就要出什么事兒呢。

    上午就走了這些人,到了下午,馬超的外祖母李氏也告辭了,這回馬超是親自把對方一行人給送走的,畢竟大多數都是自己的長輩,所以自己不可能不去。而且馬超讓崔安跟著一行人回茂陵,馬超想得明白,第一,崔安作為保鏢,能保護他們。第二,崔安還有個重要的任務,那就是把自己欠崔先生的錢帶到茂陵還給他。

    不說糜貞的嫁妝吧,就說昨日馬超收到的賀禮,那就是堆積如山,不計其數,而欠崔先生的錢自然是還得起了。至于其他的賀禮還有糜貞的嫁妝,除了一部分讓馬超給了自己母親外,剩下的他都給糜貞了,雖然糜貞不能去做自己喜歡做的事兒了。但是馬超卻可以把經濟大權給她,沒成親之前就是如此,更何況如今都成了親呢。</dd> ( 三國重生馬孟起 http://www.vxtndj.live/2/21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xtndj.live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荷衔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