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九八章 謀雒陽何吳被誅(下)

文 / 夏海蒼松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李儒從吳匡那兒出來后,就直接回去了。請使用訪問本站。

    見到了自己主公,董卓便問道:“文優,這一切如何了?”

    “主公還請放心就是,吳匡此人確實不足為慮也!”

    董卓微微點點頭,“好,有文優在,想必一切皆沒有問題!”

    “主公過譽了!”

    “好了,接下來,就看他吳匡的了!希望他到時卻不要讓我們失望才是啊,而到那時也是我們露面的時候了!”

    “主公所言不錯,而如今,我們還要馬上派人去盯住吳匡和何苗兩人才行,要讓一切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中才是!不過卻也不知如果吳匡到時得知了事情的真相后,他會是何樣的表情?”

    說罷,兩人是相視大笑。在董卓看來,雒陽十幾萬的人馬正等著他收編,而李儒覺得,算計人還是不錯的,盡管這個人并不能算是自己的對手,但這卻都是謀士要做的,而就該如此才是!

    --------------------------------------------------

    何苗如今倒是意氣風發,對,就是如此。本來自己和那個權傾朝野的大哥就不對付,但是天可憐見啊,他居然讓十常侍給殺了。而自己也趁機收攏了他軍隊中的大部分人馬,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沒想到啊還有一少部分人馬居然投靠了那個吳匡,想來真是豈有此理,那種人如今竟然也能和自己分庭抗禮,相提并論了,他算什么東西?

    何苗其實也在想著,自己是不是要找個機會,然后趁機把吳匡給殺了,之后自己再把他所有的雒陽城守軍都給收編了。而到那時,什么皇帝、董卓,估計都得懼自己三分啊。也不知道他從哪兒來的自信,覺得收編了所有的守軍,別人就一定會怕他。就別說別人怕不怕他了,就他能不能從吳匡那兒得到剩余雒陽守軍的兵權,這個都不得而知。

    就在此時,何苗還白日做夢的時候,下人來報說吳匡差人求見。雖然何苗厭惡吳匡,但是該有的禮貌他還是有的,然后他就讓對方進來。

    等吳匡的人進來后,對何苗一抱拳:“何將軍,我家將軍請何將軍過府一敘,說是有要事相商!”

    何苗一聽,吳匡請自己過府一敘?還說是有要事相商,這個自己為什么要給他吳匡面子?不去!

    不過他轉念又一想,自己不想給他吳匡面子,說是不去了,但是外人可不知道啊,他們會不會就以為我何苗是怕了他吳匡了?而這個要是真這樣兒的話,那這次自己還真得是非去不可了!去,為何不去,想我何苗還能怕他區區吳匡不成!

    “好,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諾,在下告退!”

    人走后,不一會兒何進也動身了,而他可就一個人去的。也不知道應該說他何苗真是藝高人膽大啊,還是應該說他是傻x才好。反正是明知道自己和吳匡的關系不行,有過節,彼此都看對方都不順眼,結果他卻還敢一個人過去,所以說他要還不是傻x的話,那誰能是呢。

    何苗來到了吳匡的府邸后,吳匡還是親自把他給迎了進來的,“何將軍能來此,真是蓬蓽生輝,蓬蓽生輝!”

    吳匡此時雖是笑著說話,但實則心里卻厭惡非常,確實真恨不得馬上就把何苗給殺了,但是此時還不是動手的最好時機。

    何苗心說,吳匡你個小人嘴臉,我大哥就是被你如此阿諛,所以最后才落了那么個下場!也不知道何苗為什么會這么想,何進的死和他吳匡有什么關系嗎?真不知道何苗怎么會有這般跳躍性的思維呢。

    “聽說吳將軍找我是有要事相商?”

    “不錯,何將軍快請!”

    等進了會客廳,兩人落座后,何苗繼續問道:“不知吳將軍找我來,到底所為何事?”

    “確實是有件大事,不找何將軍是不行!”

    何苗一皺眉,什么大事兒還非得找自己不可?難道說是和董卓董仲穎有關?那么真要如此的話,那真就有可能是大事兒了,“哦?不知是何要事?快快說來!”

    結果吳匡一聽何苗所言,他臉色一下就變了,他更是不滿何苗的態度,厲聲責問道:“何苗,你與十常侍合謀殺害大將軍,你可承認?”

    何苗聽得是一頭霧水,什么?自己殺了大哥,還是和十常侍合謀的,這怎么可能。雖然自己和大哥何進確實不怎么對付,但是還沒到要殺了他的地步吧,這吳匡怎么今日如此污蔑自己!真當我何苗好欺負了,他娘的了,吳匡小人!

    “你,你,你……”

    何苗本來就不善言辭,如今又被吳匡給氣的,所以他此時確實是一下就說不出來什么了,只能一個勁兒地你你你的,那真是干著急啊。

    吳匡冷笑了一聲,“何苗,你如今是有話說不出了吧!還是我告訴你吧,你與十常侍密謀的密信,如今可就落在了我的手中!”

    何苗他就算是再傻,這時候一聽吳匡這話,他基本上也明白了,這是有人用計要借刀殺人啊。就是借吳匡之手來殺自己,好歹毒,別讓自己知道他是誰,要是知道了的話,老子必將他碎尸萬段,以消自己的心頭之恨!他想得倒是挺好,可惜卻沒機會做到了。

    這回他嘴皮子又利索了,“吳匡,不管你信不信,反正老子沒殺我大哥,你……”

    他這是剛說出來能聽得清楚的話,在兩旁埋伏的士卒卻是一擁而上,就把何苗給亂刃分尸了。

    這個何苗還真就沒反應過來,而等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卻已經是身受重傷了,他剛想說你吳匡這是中人家的計了,結果話還沒說完呢就已經死了。何苗是怎么也沒想到,自己來一次吳匡這兒,結果卻落了這么個下場。

    而就在吳匡以為大將軍大仇得報了的時候,他府邸突然就闖進了一隊士卒,這卻是董卓派來的人馬,而為首的將領正是剛剛歸附與董卓的呂布呂奉先。

    吳匡一看,他此時卻有點兒發愣,心說這呂布呂奉先怎么闖進自己府邸來了?要說他在溫明園的時候,也是見過呂布發威的,所以他當然知道呂布的相貌,他不是在董卓的帳下嗎?

    “呂奉先你這是何意?難道就不怕董公責罰你嗎?”

    吳匡心說,這呂布的膽子夠大的,他居然敢帶兵闖自己的府邸,誰給他的膽子!

    呂布看了一眼何苗的尸體后,冷笑道:“布正是奉了主公之命,特來誅殺你這個叛賊!大家殺了叛賊,一個不留!”

    “諾!”眾士卒是齊聲應諾。

    其實并州軍的士卒可不管這個,隨著呂布的一聲令下,他們是見人就殺,而吳匡的手下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對手,抵擋不住。

    吳匡這回算是徹底明白了,呂布他已經投靠了董仲穎,所以要是沒他的命令,他呂奉先敢來嗎?而趕得居然這么巧,自己剛把何苗給殺了,他呂奉先就來了,還口口聲聲地說自己是叛賊。自己這是中了人家李儒之計了,想到此處,他大喝道:“弟兄們,隨我殺出去!”

    雖然吳匡他很想活命,但是如今他們這兒就那么幾十個人,所以在呂布的手上是不可能再有活口了。果然,還沒過多久,吳匡他們就都死了,而他最后就是被呂布給解決的。

    最后并州軍士卒把吳府上下的所有人都給屠盡了,除了吳匡的兒子不在雒陽外,他的府上其他人都已死。呂布一看,他顯得很是滿意,最后把何苗和吳匡的首級割下,準備拿回去向自己的主公交差,自己這就已經圓滿完成任務了。

    呂布帶著兩人的首級去自己主公那兒交差,“主公,布此去幸不辱命,兩人皆以授首!”

    董卓看著何苗和吳匡的首級,他點點頭,顯得很是滿意,“好,很好!奉先不負我望,立下大功一件,賞賜……”

    之后就是不少封賞,呂布聽著心中高興,心說自己投靠董卓就算對了,想以前自己在丁原帳下的時候,給他賣命那么多年,但他可從來沒賞賜過自己什么。但是你看如今,董卓給自己多少好東西。

    “布謝過主公賞賜!”呂布連忙道謝,心說還是自己主公對方。

    “這都是你應得的!”董卓擺了擺手,他對此向來都是特別大方。

    之后,董卓就帶著呂布等人,拿著何苗和吳匡兩人的首級馬上去收編雒陽守軍了。而收編的過程,卻比他們想得要容易得多。因為士卒一看,兩個當頭兒的都已經死了,那么自己等人不歸順董卓還能去歸順誰啊。

    而董卓既然能殺了何苗和吳匡,那么再多殺幾個士卒這算個什么啊。都怕被董卓給殺雞儆猴了,所以眾人最后無奈是都投靠了他。反正士卒和何苗還有吳匡確實也都沒什么深厚感情,就連當時何進剛死的時候,他們不也馬上就跟著何苗和吳匡了嗎,所以跟著誰都是一樣兒的。對他們這些人來說,誰給飯吃,那么就跟著誰干了。

    董卓他也算是不費吹灰之力吧,就把雒陽守軍都給收編了,而這些就是按照李儒當時的想法來的。本來以董卓的實力,要殺了何苗和吳匡這兩人那真是輕而易舉,不過師出無名肯定是不行,畢竟他們沒犯什么事兒,自己也不好就這么明目張膽地去處置他們。

    但是吳匡中了李儒之計后,他直接就把何苗給殺了,這時候董卓當然就必須出手了,而他等的也就是這個機會。平時董卓沒什么好借口去殺了這兩人,但是這時候可不一樣了,他吳匡居然敢把何苗給殺了。那么董卓就可以借著誅殺叛賊的口號,把他吳匡也殺了。結果他也確實是這么做的,而兩人都死了,那么一切也都死無對證了。所以到時董卓就可以說,自己知道了何苗被吳匡給殺死后,因為吳匡在雒陽城中擅自殺害與他同級的朝中大臣,自己就把他當叛賊給處置了。而這么一說,所有人都說不出來什么,因為董卓占理。他可以說自己是為雒陽城內的安全,所以不得不如此啊。

    就算你明知道吳匡是被人算計的又能如何,你有什么實質性的證據嗎,人都死了,如今都已經死無對證了,當然是他董卓說什么就是什么了。而何苗和吳匡在朝中也沒什么朋友,更是沒什么勢力,自然是不可能有人為他們兩人出頭了。

    李儒問道:“主公,何苗他倒是沒什么親人了。但是儒卻聽說吳匡還有個兒子,如今正在益州,不知這個……”

    董卓聞言是哈哈大笑,“豎子不足為慮也!”

    李儒一聽就是一皺眉,心說什么叫“斬草不除根”,這都是后患啊。不過以他對自己主公的了解,他已經知道了,自己再勸什么都沒用。自己主公如果是受到了打擊,比如說失敗,或者是遇到了什么不容易解決的事兒了,那么他一定會虛心求教,基本上對你就是言聽計從。但是一旦他順風順水的時候,那么你想讓他聽你一言,尤其是和他想得不一樣的時候,基本上是勸不住他的。而李儒對自己主公實在是很了解,此時就心說還是算了吧,一切都是徒勞。

    董卓以雷霆之勢,收編了雒陽城守軍后,他手中的兵力又是漲了一大截,三十五萬人馬,可以說是天下最大的勢力也不為過。而朝中的那些大臣們是更加地害怕他了,有些膽小的都不敢和他說話,更不敢看他,害怕他都成這樣兒了。

    就在這樣兒的情況之下,劉協繼位,他就是歷史上的那個漢獻帝,而董卓也在一步一步地實現著他畢生的愿望。</dd> ( 三國重生馬孟起 http://www.vxtndj.live/2/21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xtndj.live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荷衔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