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二三章 諸侯聯軍戰汜水(續)

文 / 夏海蒼松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樂就和劉三各自回到了自己主公那兒復命,結果劉三他倒是還算不錯,劉岱多少是安慰了他幾句。.管劉岱是真心還是假意,反正就算他劉岱只是做個樣子吧,其實那也算是可以了。不過樂就可就沒那么好的待遇了,袁術干脆是連看他都沒看,就直接是對他不耐煩地擺了擺手讓他退下。估計要不是因為還有這么多人在場的原因,估計袁術直接就說讓他滾了。

    袁術和劉岱他們兩方的人馬也被打退了之后,又有兩方人馬馬上就補了上去。馬超一看卻是盟主袁紹和陶謙他們兩方的人馬,袁紹這邊兒是他的手下一個叫馬延的將領帶兵,而陶謙那邊兒則是個叫張闓的人領兵。

    此時的趙岑正在汜水關上大喊道:“弟兄們,別看諸侯聯軍他們人多,但是卻絕對不是我們的對手!我們如今已經證明了自己,而此時敵人又要攻上來,我們要如何?”

    “戰!戰!戰!”

    守關的士卒齊聲喊道,而趙岑對此顯得還算滿意。

    “好,弟兄們,敵軍已經攻過來了,隨我殺!”

    “殺!”

    離得近了用兵器殺,而距離遠的則被守關士卒用石頭砸,用熱油熱水澆,攻關的士卒確實是倒了大霉,都是損失慘重。

    “啊……”

    基本上攻關的士卒經常發出的就是這個聲音,然后士卒就從云梯上掉落下來。雖然攻關的士卒是換了一撥又一撥,但是卻沒人能登上關,不是被人給扎下來砍下來,就是被石頭給砸了下來,要不就是被熱油和熱水給燙了下來。還有的則是讓人直接就把云梯給推倒了,更慘慘的是讓人家把云梯給燒了,連帶著人也一起被燒死了,因為身上有油啊。

    還是沒多久,袁紹和陶謙這一撥也敗退了,是不退不行,因為兩方人馬根本就沒多少人了。而此時正在遠處看著的馬超,他突然想起了前世的那話,“不是我軍太無能,而是敵軍太狡猾”啊,但在這兒可以說,不是我軍太無能,而是敵軍太占優啊。

    像這樣兒的情況,馬超覺得也是沒什么好辦法。要不除非是趙岑他能開關投降,把汜水關獻給袁紹,要不就只能是這么拿人往上沖殺了,要不還能如何。要趙岑撤退了也行,他退了,自然汜水關就易主了,不過這個想法雖然挺好,但就是不可能。

    所以此時只能是消耗對方,不只是要消耗對方守卒的人數,還有對方的防御物品,什么石頭了,油了還有亂七八糟的那些東西,都是。如果對方沒人了,或者東西都用光了,那基本上己方就是風水輪流轉,今年到我家了。

    袁紹和陶謙兩方的殘兵這一退下來,馬超和張楊他們的人馬馬上就補了上去。這次是他們兩人的人馬攻關了,馬超這邊是由馬岱出馬,而張楊那兒則是個叫穆順的將領帶兵。馬超他們是倒數第二撥,而他后面是最后一撥了。之后就又該輪回來了,不過不是從曹**那兒開始的,因為曹**之前還有兩撥人馬呢,他只是第三撥而已。

    之前馬超就對馬岱說了,一切多加小心,只要盡力就好。至于其他的倒是都不重要了,而屬下的命才是最重要的。本來馬超這次主要就是來練兵的,畢竟士卒都沒見過什么血,所以更不可能都不死人,這卻是沒有辦法的事兒。也不是說屬下的命就比士卒的命更如何如何,只是對馬超來說,他當然是更看重屬下,更何況馬岱還是他的族弟。

    結果馬超他們當然也不比前面的幾撥人馬好到哪兒去,還是沒過多久就敗退了下來,等最后一撥,也就是張邈和鮑信的人馬上去然后再一次地敗退下來時,袁紹就果斷地讓人鳴金收兵了。他這時候算是看出來了,汜水關確實不是自己一方想攻下來就能攻下來的,趙岑的近三萬人馬確實也是不可小看,而董仲穎就只讓此人守御著汜水關卻也不是沒有道理的啊。

    其實要說最感慨的人還得說是馬超了,他可算是所有的諸侯里面對趙岑是最清楚的一個了。以前的趙岑不過就是董卓大營的一個普通的守衛啊,可是到了如今卻成長到了這個地步。雖然其人依舊是武藝平平,但是其人對于董仲穎交給他的任務,每次完成得倒是都不錯,所以其人確實是不容小看。

    收兵之后,各路諸侯是各回各營,袁紹也沒再召集眾人。畢竟雖然自己的提議眾人都接受了,也是如此做的,但是結果嘛,實在是不盡人意,實際上就是徹底敗了。所以袁紹如此好面子之人,他是不會馬上就把所有人都給召集在一起的,要是那樣兒的話,他覺得就是讓眾人來看自己笑話的啊。

    不過雖然他沒有召集眾人,但是卻還有一個人還是去他的大帳找到了他,而那個人就是孫堅了。因為孫堅可還沒有忘了,袁紹這個盟主那是親口答應了他,說要去徹底查清有人在自己背后下黑手,**自己的事兒,所以他這不就馬上來找袁紹了嗎。

    袁紹一看是孫堅來了,他心里可比誰都清楚孫堅的來意。只見他一笑,說道:“來來,文臺坐,快坐!”

    “謝盟主!”孫堅坐了下來。

    “堅敢問盟主,不知之前的那件事盟主調查得如何了?”

    袁紹一看,孫堅他是剛坐下就問這個,雖然有所不滿,但他卻也不能不回答,于是便說道:“文臺不知,此敗類端的狡猾,紹確實是沒有查到何有用的東西!”

    孫堅心中失望,不過他又一想,以袁紹盟主的權利,他怎么也應該能查到些東西吧,怎么能什么都沒有嗎?還是說這其實……

    “敢問盟主,當真是任何蛛絲馬跡都沒有查到?”

    聽孫堅又來了如此一問,袁紹他突然就愣了一下,然后馬上就反應了過來,便說道:“這,文臺你當知,如果紹真查到了何有用的東西,難道紹還能不告知于你?”

    袁紹的這話雖然好像是沒什么,但是孫堅聽出來了,他語氣之中有意思責怪的意思。那意思你孫文臺還不相信我袁本初做得事兒嗎?袁紹就是這個意思,但是他卻不會如此說就是了。但是孫堅卻是明白,所以他聞言卻沒再多言,只是笑著點了點頭。

    不過別看孫堅表面是如此動作,實則心里是直搖頭嘆息,此時他心說,那也不盡然啊。袁本初你自己心中到底是如何想法,看來也就只有你自己是最清楚不過的了,可我卻是不知啊。所以你說得到底是真話還是假話,我孫文臺如何能知曉,最后也只能是自己去做判斷了。

    而這時孫堅的眼珠卻是一轉,稍微想了一下,于是便對袁紹繼續說道:“盟主,對于此事堅其實倒是有了一些眉目!”

    袁紹把眼眉一挑,隨即問道:“哦?既然如此,那文臺請說!”

    別看袁紹此時倒是看不出他什么緊張著急什么的,但實則他心里卻比誰都緊張,比誰都著急,生怕袁術的事情敗露。

    “此事好像是和袁公路有關!不過堅當然是不會輕易相信此言!”孫堅笑道。

    袁紹聞言是暗中松了口氣啊,然后便說道:“文臺所想不錯,凡是皆講求真憑實據,而像如此道聽途說之言,實在也是不足為信!”

    袁紹心說,這是從哪兒傳出來的,自己怎么就不知道呢?磥淼迷诖鬆I中好好查一下了,而像這樣兒的事兒是不要再發生,而這樣兒的話也不能再流傳了。

    孫堅心說,自己要是有證據的話,那就直接去找始作俑者了,還能跑到這兒來和你說這么多?他一看,既然袁紹他什么都不說,那自己再問什么也都是徒勞,所以他也不想再多說了。

    所以就對袁紹說道:“此事還是拜托盟主,堅就不再叨擾了!”

    “文臺還請放心便是,紹定當盡力而為!”

    “堅這就告辭了!”

    袁紹直到把孫堅給送出了帳外,他這才算完事兒?粗鴮O堅離開的背影,袁紹心道,文臺勿怪紹也,為了家族紹亦是不得不如此!

    而在此時雒陽通往汜水關的路上,一隊人馬正在馬不停蹄地趕著路。為首一人正是呂布呂奉先,胯下赤兔馬,馬上掛著他的方天畫戟,而他是正受了董仲穎之命帶著自己收攏的并州軍向汜水關而去。

    在之前董卓最開始要派援軍去汜水關的時候,本來呂布就是早想出戰來的,結果沒想到卻被華雄給搶先了。而他則自恃身份,卻也是不屑與華雄他去爭什么,所以最后派出的人是華雄而不是他?扇缃袢A雄卻戰死,董卓覺得危機來臨,所以呂布他終于是出馬了。

    而此時騎在赤兔上急著趕路的呂布心說,總算是讓自己出馬了,要不得給自己憋得不行。十八路的諸侯聯軍啊,第一次有這么大的陣勢,而如此情景怎能少得了我呂布呂奉先呢,就讓自己來會一會這十八路諸侯吧!(未完待續。) ( 三國重生馬孟起 http://www.vxtndj.live/2/21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xtndj.live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荷衔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