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五四章 兩軍收兵同鳴金

文 / 夏海蒼松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關羽此時卻是心說,再如此下去的話,定然是不妥啊。

    當然了,他倒是不是怕了馬超,更是不怕和馬超久戰。只是畢竟這是自己剛加入到兗州軍之后的首戰,雖然不求一定要勝利吧,但是怎么說也得真正是出點兒彩兒吧。所以關羽對此時自己和馬超戰了這么久可以說確實是不太滿意。當然了,他自然是希望他自己能獲勝,但是卻也知道這個獲勝可并不是說想一想就能實現的。

    而他此時已經是有了主意,下定了決心,反正不管最后能不能勝,至少也得要讓他馬孟起驚出一身冷汗來才行!

    結果這剛過五十回合,關羽便賣了馬超個破綻出來。如果說他的對手是一般人的話,那么沒準還真就上當了,但是以馬超他的眼力,自然是不會吃虧上當的。他可不相信關羽打著打著就能在自己面前出現那么明顯的破綻,他覺得關羽他這也是太小看自己了吧。

    不過馬超他雖然是沒上當,但是這時候卻是加緊了進攻,關羽不知不覺卻是落入到了下風。

    馬超一看,這么打著打著,自己倒是占了上風了?而此時,關羽一刀下去后,馬超躲閃開來,然后關羽他便是撥馬就退。馬超一看,怎么關羽打著打著,如今還未分勝敗,他就要跑了?不對,這怎么可能?這里面肯定是有問題啊,馬超突然他腦海里是靈光一閃,想到了一種可能。那就是:拖刀計!

    這個拖刀計應該也算是個絕招了吧,只是馬超他倒是沒想到,關羽對自己要用這個。不過自己還能怕他嗎?自然是不會怕,所以自己肯定是要追上去看看啊,他關羽的拖刀計是不是和他其他刀法刀招一樣,都是爐火純青了呢。

    馬超可是不怕關羽使詐,拖刀計,馬超認為自己還是能低檔得住的。怎么說呢。要是自己對此沒什么防備,那么還真就有可能會吃虧了,但是如今這時候自己都已經是有了防備了,那么還能被關羽所乘了嗎。

    要說關羽此時他確實是要用拖刀計了,只是這個還取決于馬超他到底能不能追上來,要是他敢追上來的話,那么自己就有把握。要是不如此的話,那么自己也就是白費力氣了。

    結果馬超是剛一帶韁繩。準備向關羽追去,他就聽此時城頭上李恢他們鳴金了,不過這鳴金聲兗州軍那邊兒也幾乎是同時響了起來。而馬超一聽,他是這個泄氣啊,自己本來還想見識一下關羽的拖刀計呢,結果今日肯定是不成了。馬超他身為涼州軍的領袖人物,他自然得是帶頭遵守軍中的所有規矩,是啊,你自己要是都做不好的話,那么還怎么去約束士卒啊。

    所以一聽到鳴金聲后。馬超便沖著關羽大喊道:“關云長,咱們以后有機會再戰吧!”

    而關羽他本來是還等著馬超追上來呢,結果就聽懷縣城頭還有自己兗州軍一方幾乎是同時鳴金了,關羽一看,他也是萬分無奈啊。心說,這就是天意!這個不管拖刀計最后是成與不成,反正今日肯定是使不了的。而自己今日和他馬孟起一戰,是就這么以平手而收場了。關羽倒也不是說不滿意,只是他覺得自己還能做得更好罷了。

    這時候他聽到了馬超的大喊,關羽也回頭對馬超喊到:“到時關某定奉陪到底,咱們來日方長!”

    說完,他也快馬回到了兗州軍的隊伍中,而此時懷縣的城門打開了,馬超也是策馬進了城,今日馬超和徐晃還有關羽的大戰,就這樣收場了,算是虎頭蛇尾結束。沒辦法,兩方是都怕己方的人有失,所以在這時候是都鳴金收兵了。

    -----------------------------------------------------

    之前涼州軍一方,李恢和吳班兩人是全神貫注地看著馬超和關羽兩人在城下的大戰。結果就看打著打著,關羽就逐漸落入到了下風。

    而吳班他一見如此,他是心里高興,已經自己主公終于是戰勝那個紅臉兒的叫什么關羽的。但是李恢明顯是比他經驗多,眼力更是比他強。在李恢的眼里看來,關羽他是非?梢,八成就是故意引主公上鉤,主公還好是沒上當。

    結果最后關羽使完一招后,他就是撥馬便退,這時候李恢就知道,事情要不好。要說他還真就是忘了有這個拖刀計,但是他卻知道,槍法中有個“回馬槍”,那么刀法雖然沒聽過有什么“回馬刀”,但是好像也有個叫什么招式的來著,所以李恢就感覺到,關羽他八成要用這一招。

    關鍵是就算他關云長不用這樣兒的招式,李恢確定的是他這里肯定是有詐就是了,所以為了確保自己主公的安危,李恢則對城頭的士卒大喝道:“快,鳴金!”

    馬超不在城頭,所以大權自然就交給了李恢和吳班兩人,而吳班他一看李恢已經是下令鳴金了,他還不解地問道:“先生為何鳴金?”

    李恢則嘆了口氣,說道:“元雄卻是被關云長那廝給欺騙了,他這退走,必然有詐,是在賺主公!”

    結果一聽李恢如此一說,吳班他終于是反應過來了,可不是嗎,要不之前自己還覺得奇怪呢,原來是這么回事兒。對,既然是敵將有詐,怎么可能還讓主公犯險呢。

    “非先生之言,班幾誤大事矣!”

    吳班感到有些慚愧,自己還以為是什么好機會呢,自己主公能勝利呢,結果這就是人家的陷阱,就等著你往里踩呢。

    結果李恢他卻是苦笑道:“元雄,咱們還是等主公責罰吧,到時你可得幫我擔著點兒!”

    吳班則是笑道:“先生是多慮了,以主公之英明,豈會不知先生之意,所以要班來看,先生定無大礙!”

    李恢則再次苦笑著說道:“但愿如此!”

    -----------------------------------------------------

    李恢他們這邊兒之前是如此情況,而兗州軍曹仁他們那邊兒呢。

    本來之前關注關羽和馬超大戰的曹仁,他心情是不錯的。結果突然就發現。怎么云長慢慢已經在馬超面前落入到了下風呢。所謂是關心則亂,曹仁雖然眼力是有的,但是因為此時就想著關羽的安危了,他就沒有去多想,還以為是關羽確實已經不是馬超對手了呢。

    結果這時候關羽已經是準備用上拖刀計,暫時是戰略性退走,而曹仁他則是當機立斷。對兗州軍士卒大喝道:“快,鳴金收兵!”

    “諾!”

    結果就聽。叮叮叮叮,叮叮叮叮的鳴金聲響起,關羽他是從假退變成了真正的撤退。雖然他確實是心有遺憾不錯,但是卻也知道,這個己方的大帥曹仁曹子孝,關心自己的安危,所以才如此的。自己可不能是“好心當成驢肝肺”了,畢竟人家可以為了不讓自己有失啊。

    -----------------------------------------------------

    馬超進了懷縣城后,他下馬,把戰馬和兵器交到士卒手中后。就直接是登上了城頭。

    而他一上來,李恢和吳班是趕緊迎了上去,只聽李恢說道:“恢擅自鳴金,還請主公責罰!”

    馬超聞言是哈哈大笑,“德昂先生何故如此?超下城之時。已經把軍中一切事務皆交給了先生,所以先生何錯之有?其實超還得感謝先生,畢竟超與那關云長就算是上百回合也未必能分出勝敗,所以先生如此施為,但是讓超能早些休息了!”

    說完,馬超幾人都是大笑。當然了,李恢他們也是知道,自己主公這更多的是玩笑話,就是讓此時的氣氛能輕松點兒。

    而吳班此時卻是說道:“想必主公定是看出來關云長那廝有詐,而德昂先生也是如此認為,就是屬下卻是不知!”

    馬超則是笑道:“元雄你如今經驗尚且不足,在軍中鍛煉個兩三年,相信就會好了!”

    “屬下一定不負主公所望!”

    “好,我相信你!”

    -----------------------------------------------------

    城頭上此時是如此一幕,而城下的兗州軍則是在曹仁的一聲令下后,是直接便退回大營了。畢竟都鳴金收兵了,那么還在此處有何大用啊,所以曹仁他自然是帶兵回了大營。

    在曹仁的中軍大帳呢,曹純、關羽、徐晃還有司馬懿和王邑等人都在座,就聽曹仁聽到:“云長,今日與馬孟起一戰,沒有給我軍丟臉!到時返回雒陽,我定當當面稟報主公,云長是立下了功勞一件!給我軍爭臉了!”

    關羽此時卻也沒提鳴金的事兒,他不是那種什么都不明白的人,所以都清楚,他自然不會去怪曹仁什么,曹仁他身為一軍的主帥,自然是要為全軍著想。

    而此時他聽了曹仁所說,他則說道:“多謝大帥!只是末將卻是沒能獲勝,所以這個也算不得何功勞!”

    曹仁聞言大笑,“云長此言差矣,并非是獲勝才是功勞!倒是我是一定要如此做,至于最后如何,那其實還是要看主公定奪!”

    關羽沒辦法,只好是抱拳說道:“末將多謝大帥提攜!”

    他也知道,曹仁這也算是向他示好吧。畢竟有一個武藝不錯的大將在帳下,肯定是不能怠慢了。而關羽呢,他對曹仁的印象也都不錯,知道此人是個人才。 ( 三國重生馬孟起 http://www.vxtndj.live/2/21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xtndj.live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荷衔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