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四九章 辰陽城內罰魏延

文 / 夏海蒼松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聽魏延說完,劉備依舊是微微點頭,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在那兒想著什么。

    雖說劉備沒有什么表情,但是他依舊是對魏延不滿,哪怕他把很多責任都承擔到自己的頭上了,但是劉備已經是心有怨氣。畢竟魏延是有錯誤的,這個不用多說了。只是相對來說,他不是一個守城的將領,因此這個責任自然是要小很多很多。

    最后劉備是直接說道:“文長,你可知道自己的錯誤?”

    “屬下知道!”

    劉備微微點頭,然后給魏延講了一下,他所認為的,對方的錯誤在什么地方。而魏延聽后,是不住點頭,對他來說,這自己主公說什么就是什么,更何況他所說,其實也不都是不對,很多東西自己也是怎么認為的。

    至于說劉備為什么說了魏延這么久,說起來還是給文聘一個交待,如此而已。

    -----------------------------------------------------

    之后劉備是再次問了魏延,在酉陽的事兒,他也簡單說了一下,不過也是沒說文丑什么,除了這個之外,其他的,魏延倒是實話實說。

    劉備一聽,他也知道魏延是當好人,沒說文丑什么,但是之前自己因為零陽的事兒說過他了,但是自己也知道,這還不夠,因此最后劉備說道:“文長,我軍向來賞罰分明,如今你犯了錯,卻是不容姑息!那么便罰俸半年,軍杖三十,你可服?”

    魏延心說。這自己服不服,最后也得服啊,因此他趕緊說道:“屬下。服!”

    劉備點頭,然后叫來士卒。給魏延脫下去責打三十軍杖了。這和文丑一樣兒,魏延也是在院中被行刑的士卒給打了,當然沒文丑那么多,但是兇狠的力度,卻是一樣兒的,是真打,不是假的。

    魏延當然也和文丑一樣兒,是半聲都沒吭。這一點兒小傷對他來說,都沒什么大不了的。

    -----------------------------------------------------

    眾人沒有一個給魏延求情的,他們也都知道,這別說是他魏延魏文長了,那文聘最后如何了,不說遠的,就是近的,文丑,那又如何了,還不都是被自己主公讓士卒去軍杖了嗎。所以自己主公已經都決定了要處罰的,你就是求情也沒用。再說了,眾人也確實是沒有這個想法。在他們看來,這求情還不如不求。真是,要是求情的話,可能要起到反作用也說不定。

    眾人和魏延,雖說關系不是說如何如何好,但是肯定也不至于是不好。除了文聘之外,其他人和他關系還都算是可以。當然文聘這個時候都知道魏延是受自己主公的責罰了,他也不會去落井下石,他還不屑去做那樣兒的事兒。再說了。他心里還不明白嗎,這自己要是那么去做了。自己主公還看不出來?

    所以唯一有這個動機的文聘,他也沒那么去做。其實他都清楚。要是自己給魏延求情,那最后只能是讓自己主公和眾人看不起,自己會去做那樣兒的事兒嗎?

    -----------------------------------------------------

    最后魏延三十軍杖已畢,劉備也是讓士卒給他帶下去,也和文丑一樣兒,讓醫者給他看看。怎么說呢,這劉備也算是知道,這處罰其人,那是不得已而為之,但是這處罰結束之后,就得是自己給其人點兒恩惠的時候了。

    當然劉備也沒指望著說,這一點兒小恩小惠,就能讓自己屬下給自己效死命,說起來自己也不是不知道,這不管是文丑還是說魏延,可都是有他們自己的想法的,當然不會因為自己給他們什么恩惠,他們就一下就能為自己盡忠了。劉備他當然是沒有這樣兒的想法,怎么說呢,如果說這樣兒就能讓對方兩人如何如何了,他也知道,那未免也太小看他們了。

    說起來自己是他們主公,所以關心一下兩人,也確實是應該的,要不然誰給你做事兒,誰給你打天下呢。

    少了文丑和魏延,劉備的興致不高,對他來說,這人也不全,確實沒太多話要說。

    -----------------------------------------------------

    之前該說的,也說了差不多了,如今這自己處罰了兩個人,其他的也沒什么說的了,因此劉備就讓眾人散了,唯獨是留下了徐庶和劉巴。

    他還是擔心,或者說顧慮不少,畢竟這酉陽也丟了,如今的涼州軍是直接向東南,沒太遠的路,可就要到這辰陽城下了。劉備不怕什么,所謂還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如此而已。但是他卻不得不去擔心,畢竟這如今曹操的兗州軍還有孫策的江東軍還沒到呢,這讓他著急啊。

    有了他們兩方的助力,劉備心里就有底,倒是沒有,當然就沒底。哪怕有霍峻守城,可劉備也不認為這辰陽就能一直那么守下去。這霍峻是不錯,守城大將,但是在人家涼州軍激進攻下,他還能抵擋敵軍多少時日呢,劉備對此也沒底兒啊。所以他在想,這援軍到底什么時候才能來,能馬上到了,那么一切都好,不然的話,自己肯定不好。

    -----------------------------------------------------

    比起劉備還有漢軍眾人的擔憂顧慮,馬超那邊兒可謂是春風得意,至少他確實是有些自得。畢竟如今還算是順利,就拿下了劉備在武陵的三個縣,這不可謂不算功績,但是己方也付出了不算小的代價。

    但是馬超為了表彰眾將還有士卒,他是特意在酉陽設宴,招待眾將,也為士卒殺羊,改善伙食,讓所有人都有肉吃。

    而對于這酒宴,最感興趣也是最高興的,那除了崔安就沒有別人了,這大塊吃肉就是他的愛好,不是大碗喝酒,他倒是想,不過這比較正式的宴會上,怎么可能用碗去喝酒呢,都是用那個爵,這一直以來都是。至于說抱著壇子喝什么的,那就更不可能了。崔安他倒是想,也不在乎那虛禮,可馬超能不在乎嗎,而且他是不可能讓崔安那樣兒啊。

    要說就只有他們兩個人,那么怎么樣兒都行,可事實擺在這兒,這眾將還有郭嘉他們,那么些人呢,崔安肯定還是不能失禮的。

    -----------------------------------------------------

    之前還是馬超簡單對這些時日的戰事做了下總結,最后對眾人說道:“今我軍能占據酉陽,以致于之前的作唐,還是零陽,說起來不是我馬超的功勞有多少多大,都是各位的功勞!所以再次,我敬各位一爵!”

    “多謝主公!”

    眾人在馬超舉起來爵的時候,他們就已經都舉爵了,然后跟馬超一樣兒,是一飲而盡,可沒一個不喝的。這不管你是喜歡喝酒還是不喜歡,怎么都得喝,要不然的話,就算自己主公不會說你什么,但是其他人呢,未嘗就沒有意見吧。

    “最后要說的還是那話,各位吃好喝好,盡興最好!”

    馬超說完,眾人便開始吃上了,這只有在自己主公動了之后,或者說可以吃了,眾人才開始行動,要不然的話,還真是,沒有一個動的,這就是基本的禮儀。

    -----------------------------------------------------

    看到眾人都能開懷暢飲,都是一副盡歡的樣兒,馬超心里確實是很高興。他不喜歡帶著眾人到處征戰,可如今還沒有辦法,也許等到天下真正太平的時候,才能是自己想要和眾人怎么吃怎么喝,就怎么吃怎么喝的時候。

    但是如今,哪怕是取得了暫時性的勝利,馬超雖說是自得不假,但可還沒那么自大自狂,就覺得自己是老大了,誰也不好使,那不開玩笑嗎,肯定沒那樣兒。他也知道,什么時候應該去狂,可肯定不是這個時候。

    馬超就和眾將飲了一爵,他也覺得是夠了,其他人也沒敬酒什么的,算是都知道,自己主公這如此安靜,就表示他也不想多喝,所以也沒誰去那自討無趣。

    他此時心說,希望天下太平的日子,不會再遙遠吧,自己可一直都在努力。

    -----------------------------------------------------

    這一日,到底何時能到來,不過總希望能早點兒,馬超心說。(未完待續) ( 三國重生馬孟起 http://www.vxtndj.live/2/21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xtndj.live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荷衔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