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國重生馬孟起 第四二七章 馬超五人組出行(三十六)

文 / 夏海蒼松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畢竟自己基本上有的地方都不會去,也就像現在這樣兒,多少年去一次吧,所以……但是你說不讓他們幾個當州牧的去準備?那可真就會讓他們有什么想法,這個馬超也不是不知道。他不敢說每個人都有想法,可有想法的,那是一定會有的。所以說馬超也算是為了安定團結吧,他覺得浪費也沒辦法。那詩說得挺對,“世間安得雙全法”啊。確實,很多時候還就是

    這樣兒,沒有兩全其美的時候,有的話,那只能說是少數,不是嗎。所以說馬超知道自己該如何去取舍,這個他是很清楚了。又一日的上午,馬超他們五個是沒在晉陽城里轉,還是跑到周邊去看了。還不得不說,這并州確實,比冀州民風剽悍,這馬超他們一直都是如此感

    覺。涼州、并州和幽州,在這個時代,民風都差不多,這就是馬超他們的感覺。畢竟有著異族的威脅,這你不那么剽悍不行啊。就說異族真來的,在城內的倒是能好點兒,可在城外的呢,沒有城池作為依托,那就等著異族劫掠吧。命好的話,最后能活著,不好就死了,還

    不就是這樣兒。所以說這個也都是生活所迫吧,沒辦法。畢竟異族都是什么樣兒,可以說涼州、并州和幽州的老百姓,那是最有發言權的三個州了。別看別的地方也不是說就沒異族,但是南蠻也好,是山越也罷,都是不能和北方異族相比的,這個是肯定的。自古以來的大患,可都是北方異族,這個一點兒不假,所以……而相比之下,南方的異族,就和北方沒法比了,

    就說騎兵,那就不是一個級別的好吧,所以也只能是北方的成大患,南方最多就是個小患,還不就是如此。所以說北方這三個州,百姓都是民風剽悍,當然也有慫的,這個很正常?纱蠖鄶当饶戏竭是要強不少。晉陽周邊肯定是不能和晉陽城內比,這個是一點兒沒錯,賈詡

    還沒那么大本事,讓城里城外都一樣兒。別說是他了,就馬超也不敢說自己能做都那樣兒,那得投都少錢糧物資,所以說真是,消耗太大,差不多也就行了。至少總體來說,馬超還是很滿意的,不過確實,并州在自己走的幾個州中,民風真是最剽悍的,馬超都理解,畢竟他

    也不是第一次來了,以前就知道啊,更何況他在涼州混了多少年。而馬超和郭嘉他們也是難得在晉陽邊上的一個村子呆了一個多時辰。主要是盛情難卻啊,這本來古人就算是比較好客了,而且馬超他們幾個,除了甘寧,其他四個都是純北方人,所以說也都算是老鄉了。就算是甘寧,他是什么人,那可是縱橫長江的水賊頭兒,所以說比起南方大多數的人來說,他

    可以說算是另類了。不光是武藝高超,長得也是五大三粗的,不了解情況的,很難看出來他是個益州人。當然一說話的話,還是有點兒那邊兒的口音的,這點馬超很了解,畢竟都認識多少年了。而馬超他們也是沒辦法,反正也不是要住下來,也不是要留下吃飯什么的,那

    么多打擾一會兒,也就無所謂了。留下他們的也是村中的族老,看那樣兒至少都八十多了,所以說對方說句話,馬超他們確實也不好拒絕,這個是肯定的。而村民自然是不知道的來的人是馬超,雖說馬超在北方幾個州還是非常有名兒的,可誰能想到其人能到這兒來?不過有眼力的都看得出來,馬超幾個,他們絕對是軍中的人,還不是小官。畢竟看那戰馬,兩匹寶

    馬,還有涼州的上等戰馬,那可誰都能有的。并州盛產戰馬,所以大多數人的眼力還是有的,他們不知道馬具體都是什么品種,可好壞還是能看得出來,這個一點兒沒錯。所以很多人都知道,這有寶馬傍身的人,和騎著涼州上等戰馬的人,那絕對不會一般人就是了?纱迕竦难劢缬邢,還沒有人想到是馬超來了。畢竟馬超在他們眼里,估計這輩子都見不著一次,

    人家驃騎將軍應該是在長安,能跑這兒來?可他們不知道的是,馬超還真就跑這兒來的,關鍵還不就只是他自己來的,把他兒子也帶來了,還帶了三個手下,五人組這么個組合。但是以村民的眼界來說,這輩子估計他們也想不到這事兒,馬超能來這兒?他們真那么認為的

    話,估計更要以為自己是在做夢,畢竟說起來馬超距離他們太遙遠了,別說是他,就是賈詡這個并州牧,他們也沒見過幾次。所以說換成是馬超的話,那就更不用說了。他們能認識賈詡,可卻不認識馬超他們,這個一點兒沒錯。如果說是賈詡跟著馬超一起來的話,他們倒

    是能知道點兒什么,可現在的話,那是真心不知道啊。不過雖說不知道馬超他們的具體身份,可傻子都看得出來,幾個人的身份那必然是不一般,就看族老的態度就知道一二了。最后馬超幾人呆了一個多時辰,就告辭了。族老也沒多做挽留,知道之前他們就想走,不過是讓自己給挽留下來了而已。但是他親自給馬超幾人送出了村口,馬超趕緊說道:“您老留步,

    留步!边@么大年紀了,馬超可真心是不敢讓他動太多。不過族老就是一笑,然后和五人告辭,馬超等人也上了戰馬。說實話,村中族老確實是不知道馬超他們幾個的具體身份,但是對他們編出來的軍中的身份,他還是不怎么相信的。畢竟馬超幾人是軍中人不假,但絕對

    不是什么小官,這點族老很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不過看他們都不想說,自己也就沒多去問。尤其是其中那個中年文士,給自己的感覺,很像以前看到的州牧。不過州牧是什么人?對方真能和州牧相比?具體的族老也是不知道,可他確確實實是這么感覺的,一點兒都沒錯。要

    說這個也確實,畢竟郭嘉和賈詡有一點是一樣兒,那就都是天下頂級謀士,所以族老的感覺,其實是挺對的。不過他卻沒往多了想,要不這么都能猜到點兒什么,這個倒是很有可能啊。馬超幾人在馬上聊著之前的事兒,他是不住感慨,“這真是盛情難卻!”郭嘉一聽,就是一笑,這可以說,確實,是有對方好客的原因在里?筛蟮脑,其實也不難想到,還

    不是因為自己幾人的身份,就這么簡單。族老是不知道自己幾人的具體身份,可多少也猜得出來,自己幾人可不是什么軍中的小角色,所以他和村里人可真是不敢得罪啊,就這么簡單。不光是不敢得罪,還得是好好招待了,因為族老知道,這自己幾個可是得罪不起。要說

    這人老了,也是成精了,不過更多的,還是膽小了,尤其是這族老的身份,就是要為村民,為本族的人負責。所以說他是很有顧慮,這點馬超他們都明白,但是他不會說什么,因為很正常,自己要是處在他那個位置上的話,自己也是要那么做,確實沒什么大不了的。這在亂世之中,你確實,是要有個不錯的頭腦,同樣,你是要有不錯的眼力,如此的話,你才能活

    得更久,不是嗎。馬超幾人向下一個距離這兒最近的村子行進,也不可能說每個地方都像之前那樣兒,都要給自己幾個人留下,然后耽誤一個多時辰的時間?梢哉f之后他們都是很順利,走了好幾個村子,說起來也是路過吧,所以這……除了之前族老留下來幾人之外,就再也沒有那樣兒的事兒了。主要是幾人也確實,算是吸取了之前的教訓,所以很快就到了一

    個村子,再離開,雖說也是驚動了不少人,可終究是沒之前的事兒了。畢竟一個八/九十歲的老人讓你們在這兒多呆會兒,就算是馬超,他也真是不好拒絕啊,這個是肯定的。這個時代八/九十歲的人,說是寶貝,那都一點兒沒錯,肯定不差。馬超就算是天下強勢諸侯,

    他也不可能說就敢挑戰世俗,不是一點兒本事一點兒實力沒有,至少現在,他還沒那么強大的實力,這個是肯定的。如今涼州軍是有點兒實力,這個不假,可距離天下一統,那卻還是要有段路要走,這個是肯定的。所以你也只能說是在這大規則之下去做事兒,你想要輕松

    跳過去,可結果……就說歷史上有兩個比較超前的皇帝,最后結果不也是完蛋了。這兩人大家都知道,一個叫王莽,那個叫楊廣。說起來都是很有爭議的人物,也是皇帝,不過兩人本事是有,但是這個生錯時代了。那他們那時候,不是說你當皇帝了,你想怎么樣兒就怎么樣兒,那還真是沒有。所以你那么去動根基,反對你的人還能少嗎,哪怕你的想法挺好,可

    得罪人太多,所以結果也只能是有一個。而馬超顯然就沒那樣兒,他知道自己這邊兒的實力,別說是只有那么點兒,就算是強了,他也不可能說像王莽、像楊廣那樣兒,因為時代的局限性,這個就是馬超的想法。這個時代,你就算是當皇帝了,你敢收回來天下所有的土地,

    讓土地國有化?馬超不敢,因為那是作死,看看王莽,就是例子。這個年代你敢滅了所有世家,讓自己一點兒都不受世家的制衡,而是他們受到你的制衡。說實話,馬超沒覺得自己有那么大本事,看看楊廣吧。所以什么都不用說了,馬超很清楚,這有些事兒你不去妥協,

    那根本就不行,馬超就沒覺得自己就一定比古人還厲害了。是,有些地方,自己能超過他們,這個不假,可有的地方,自己可真是,不如人家。就說王莽和楊廣,他們兩人很多地方,馬超覺得自己就不如對方。那詩這么寫的,叫“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或者是什么謙恭下士,反正就是那個意思。馬超自認為沒那么深的城府,確實,王莽那樣兒的,

    他自認為,自己可是真比不上。楊廣的話就更不用說了,馬超在有的方面很是自愧不如啊。王莽、楊廣都屬于比較有爭議的帝王,這是一點兒不假?赡悴荒芤驗檫@個,就說他們沒什么本事了,那可真沒有。至少馬超就知道,兩人可不是什么沒本事的人,反而可以說要超過

    很多帝王,這是一點兒沒錯。不過可惜,就是之后還是失敗了,就這么簡單。自古都是成王敗寇,你贏了,怎么去說,其實都無所謂?赡阋菙×,那都是錯,就這么簡單。就說有的帝王,你看正史,好像看著感覺還不錯,可實際上,真就是那樣兒?確實不然,可以說

    有不少都是沒寫的,或者直接就給改了。畢竟上位者搞點兒小動作,你拿他也沒辦法,這就是勝利者擁有的。而失敗的人,那自然就是勝利者怎么去書寫,就怎么去寫了。這不就應了那話嗎,史書是由勝利者去書寫的,就這么簡單。而上位者爭來爭去,最后受苦的還都是老百姓,這就是歷史,確實是用血寫成的。至少馬超就很清楚,所以他自然是想著自己能當

    最后的勝利者,那樣兒的話,就是自己去寫別人,而不是別人去寫自己了,不是嗎?當然了,這個肯定不是他最在乎在意的那個。還是自己家人,親人才是馬超最為看重的,這個一點兒不假。天黑了半個時辰都多了,這馬超五人他們是剛進城,這主要就是在族老那兒耽誤

    了一個時辰,要不然的話,還不至于回來這么晚。之前不耽擱的話,至少比現在要早回來半個多時辰,這點馬超還是很相信的,不過想那個都沒用,還不算回來晚就好。 ( 三國重生馬孟起 http://www.vxtndj.live/2/21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xtndj.live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荷衔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