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五六章 馬超帶兵攻交趾(二十二)

文 / 夏海蒼松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也還有童淵那層關系在,這個都挺重要,可以這么說。因此,這么多原因加一起,馬超可以不看重張燕想法,畢竟其人基本上也投靠不了別的諸侯了,而且他其實沒那么多想法,就是。但是馬超卻不得不說,自己得看重趙云所想,那是,必須的。所以說常山那地方,馬超無論如何都不會說表露出來自己不要了的態度,沒那個表情啊。因此,這個也確實是,他哪

    怕說是不要那地方了,可卻也不會表露出什么來,更不會多說,沒錯。因此,這個也是……可以說馬超是不怕什么,但是對手下,尤其是趙云那樣兒的想法,他是不可能不看重的。而相比之下,確實這個張燕怎么想的,馬超就不會管那么多了,但是誰讓他也是常山真定人呢,

    馬超連帶著重視趙云想法,也肯定想著常山真定盡量別被占去,然后也算是不讓張燕有更多的想法啊。如果說趙云家鄉不是常山真定的話,基本上馬超也真就不會如何看常山那地方了,哪怕張燕家鄉是那兒,可那個重要嗎?確實,真心不重要了,沒錯。比張燕強的,涼州

    軍不知道有多少,真的。只因為其人是冀州人,對冀州地方太熟悉,所以說讓他當巨鹿的太守,最合適也最適合,那沒錯。所以是因為那個條件,而比其人強的還沒當太守的,己方也不是沒有。在馬超那兒來說,巨鹿早都丟了,張燕也確實,除非還有適合其人的地方,要不然的話,馬超基本上不會讓他就一定去做太守。畢竟真說起來,適合當太守的,也并不是

    就只有他張燕一個。如果說是其他地方有更適合的人,不是他張燕,那么馬超自然是要用別人,而不是用他啊。只有說適合其人去的地方,他也合適,那么馬超自然就讓張燕去了,沒錯。不過涼州軍地盤兒終究是有限的,將領倒是不少。而交州那地方,顯然對己方來說,

    讓誰去了,就和流放也沒太大區別,真的。馬超可以想到,對己方不少人來說,他們寧可不去交州當太守,也想在長安呆著,那沒錯。其實這個不能說是不好,真的?山恢菽堑胤,總得有人去當太守?啥嗌偃硕疾幌肴,真心不想去,這個也是,讓馬超心里也有想法啊。

    那是沒錯,這個確實。沒想法才不對了,確實,那是有。但是不管怎么說,他都是放最合適的當太守,最適合的,一點兒沒錯。所以說就交州那地方,只要馬超覺得誰合適,那么他就不會說考慮太多,就會讓對方當太守,真的?梢哉f到了如今他這個身份地位來說,也就是那么有限的人,還能說讓馬超稍微想一下,比如說趙云,比如說崔安他們,那都是,是會

    讓馬超多考慮一下他們的想法,正常。而其他人呢,那確實,基本上就真是沒有太多,可不就是。畢竟這個肯定是有輕重,那沒錯。畢竟誰更重要,馬超這么個當主公做老大的,他還能不清楚?所以也真是,那是?梢哉f對于重要的人,馬超也不可能說不看重他們的想法,

    而沒那么重要的,自然就不會說那么看重了,正常。因此,就是這么個情況,那也是沒錯。對馬超來說,己方重要人物的想法,自己這個當主公做老大的,那怎么都得看重,那是。至于說沒那么重要的,這個他們所想不說自己一點兒都不看重,可也是,那這個還沒那么程度大,那是。所以說前者那肯定是,后者的話,也是沒錯,所以說這個那……他可一直都那么

    做,就是。一想也正常,沒錯。那重要的那些個,馬超不可能說不看重他們的想法,這個必須的。至于說沒那么重要的,他也確實,是沒那么多想法了,可不就是,這個……所以說在常山這個事兒上,馬超怎么都表露不出自己就不想要那地方了,他可沒一點兒那樣兒。哪怕說他不去了常山,也不會說在交州這兒表露出來什么,那不會。雖說在這兒如何,是不可

    能說一下就傳到長安,傳到常山去,但是這個事兒,早晚那邊兒的人能知道,所以……馬超還是不能表露出來什么,他心里清楚,畢竟還是那話,他對趙云的看法,那確實是比較看重,沒說的。其人他也不是沒想過,就趙云不多說了,其人家鄉就是常山真定,哪怕就是典

    韋,他不是常山人,都不是冀州的,唯獨能說都屬于北方的,那是沒錯?伤诩街莩I秸娑敲炊嗄炅,就說真定是他第二家鄉,那其實也不為過。在馬超看來,那么第二家鄉,肯定還是別丟了好,那肯定是啊。當然了,他在長安也有自己的府邸,畢竟其人也算是涼州

    軍一個重要將領了,沒錯。重要將領謀士,就算是不在長安,可他們在長安基本上都有府邸啊,那是。畢竟長安可是涼州軍大本營,自己主公家都在那兒,那么其他人,尤其是涼州軍中重要人物的家,那也必須是在那兒啊。畢竟這個他們家眷可以不在長安,馬超對這個事兒,他確實是不怎么管。在他看來,己方就算有人被敵軍俘虜了,投靠了敵軍,那么也是自

    己沒防守好,而且更是自己沒收買夠對方,這個肯定是。他不敢說自己嫡系的人肯定都能為自己為己方效死命,但是大多都是沒問題的?赏犊繑耻姷,在馬超看來,更多是自己沒收買到對方真心,這個做得還不夠,要真夠了,對方就效死命了,沒錯。馬超這個人,說起

    來他確實,更多還是能從自己身上找原因的,那是?梢哉f他是能看到自己的不足什么的,那也是。因此,真要是出現了那樣兒的事兒,他第一所想是自己做得不好,然后再說其他,那沒錯。而不是說都對方的原因,那可真不是其人的想法,馬超是很能看自己身上不好的地

    方,至于說一下改了,這個不太現實。確實,也沒聽說誰一下就改變了,反正馬超是沒那本事啊,一下就能改變,沒那樣兒。還說得慢慢來,那是。當然了,他是能認識到,那沒錯。其實這個就是好事兒,那是。認識到了,自然還得說是改,改不了的,他也知道是盡量變得是別影響自己太多,那沒錯。所以說一直以來,馬超基本都是那樣兒,確實是能找到自己身

    上的不足,哪怕他也不承認自己一定錯了,但確實是能很快認識到,這個其實還是不容易的,真是。好歹其人如今可都是涼王了,那可是。如此身份地位,馬超還能自省,那真可以說是不錯了。畢竟可不是誰都能做到和他一樣兒,這個不是。至少曹操在這個上面,他比馬

    超來說,還是差點兒。孫策的話,也是有差著的地方,沒錯。所以就在這點上,可以說馬超做得不錯,那是。他沒因為說自己到了如此身份地位,就一下都變了。是,有的東西肯定變了,那不假,可有的呢,那終究還是不會變的,也沒錯。馬超倒是希望改變的都是不好的,而好的就別變了,可顯然,這個不是那么回事兒啊。不是以他自己的意志為轉移,理想和現

    實的差距啊,就是,這個大多還是有啊,真的,沒有就好了。有幾個人不希望現實和自己所想一樣兒呢?心想事成,那還是很好的。不過現實總會打擊你,這個確實就不好了。而對馬超來說,只能是盡力而為,把這個掌握在自己手里,盡量別說理想和現實的差距太大,那確實不好。所以總體來說,他是覺得還可以,那是?偸怯泻妥约核氩煌,但是還沒差

    距那么大啊,沒有。所以這個總體來說不都是可以,那沒錯。再多了,就馬超也知道,奢求,F在的話,其實還行,指望那么多,那就是奢求了。你本身沒那個實力,所以說想要的太多,終究不現實啊。多大的飯量就吃多大碗飯,大胃王什么的,那終究只能是少數而已,

    人是多了去了,但是大胃王的才有多少個?按照比例來說,終究是少,那沒錯。一想也是,不可能有那么多,要是多了的話,那什么自助餐什么的可能就沒有了。當然了,這個更多是玩笑話,那沒錯。不過那樣兒的選手,隨便一個,肯定都不是自助餐老板歡迎的,來了都得

    哭……可不就是,那都什么人,不用多說了。在交趾龍編,馬岱再一次上到了城頭兒,對他來說,確實上去不算什么,主要是支持時間長,那可以。而就這么兩日的話,他確實也是沒指望太多,說在城頭兒支持時間長……這個主要是看己方士卒的,那是主角。還是那話,他們上來多了,自己自然是能在城頭兒時間長了,那是?删腿缃竦脑,雖說全琮不是一下

    就把馬岱逼退,可也沒幾下,主要是馬岱一個人,他要對上全琮加上n多士卒,如果說他知道n的意思,肯定要這么想,沒錯。確實,在涼州軍沒上來那么多士卒的時候,這個在全琮帶則對付馬岱的士卒,那可不就是n多個。是,哪怕他們沒什么戰力,基本上都那

    樣兒,大多數?杉懿蛔∷麄內硕喟,那是。所以說馬岱根本就不好使,他這能對付幾個人,甚至再多點兒,十幾個,但是再多了的話,幾十個,他也是不好使了,真的。是,你武藝高的話,就算是千軍萬馬,那也未必就沖殺不過去,但是想要在城頭兒支持很久,這個就

    不要多想了,不簡單。人馬不多的時候,哪怕就是馬岱,他老哥兒一個對上那么多沒什么戰力的士卒,也不好使。確實,別說是那么多士卒了,就算是那么多頭豬,他也不好使啊,就是。更何況江東軍在龍編城頭兒上的人馬,是有他們本地土著的士卒不假,那些都是戰力不怎么樣兒,但是卻還有從揚州來的援軍,他們的戰力可不弱,雖說比不上涼州軍,那都沒

    錯,但是超過了本地的土著士卒,也都是不錯。所以說馬岱自然也是沒支持一會兒就被逼退了,正常。在他看來,確實也正常。畢竟只是剛開始這么兩日而已,多了時日的話,那么肯定不是這樣兒啊。但是最少還得說過幾日,那沒錯。馬岱也都期待著,那一點兒沒錯,這

    個是。然后就得說,全琮表現沒說的,江東軍士卒的話,肯定沒說表現超常,但是卻也沒失常,就只是正常,可這樣兒來說,全琮其實就滿意了,沒錯。畢竟他很清楚己方的情況,所以這樣兒其實不錯。再多的話,也是奢求了,全琮清楚。對他來說,如今還確實不錯,那

    是。是,這個是根本,總體來說,全琮是滿意的,這個沒錯。當然,對馬岱來說,也那樣兒。不過雖說對他們來說,本人是都滿意了不假,可兩軍士卒總有不同的想法,那也沒錯?纱_實,他們肯定不會多說什么,那不有病嗎?對士卒來說,就是當兵吃餉,當兵吃餉,其他的,他們確實是不管。反正都知道自己絕對是有了今兒沒明兒的,所以說肯定也都是活在

    當下,那沒錯?梢哉f除了給家里的錢糧外,其他的他們沒幾個攢起來的,都是花了,那是。畢竟涼州軍財大氣粗,馬超的賞賜可少不了錢,這個沒錯。什么錢糧物資,那都有啊,一點兒不假。因此,涼州軍士卒得到賞賜的,絕對不是什么窮人,那沒錯。他們大多除了給

    家人足夠的之外,其他的他們可不就是自己給花了。當然也有是自己不怎么花銷,而基本上都給了自己家里,這個他們家人絕對不會少,那是。 ( 三國重生馬孟起 http://www.vxtndj.live/2/2147/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xtndj.live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荷衔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