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千一百零三章 毀墨巢

文 / 莫默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點擊/收藏到桌面
    虛空中,黑淵身形如電,急速趕赴某處戰場,等他好不容易趕到地方的時候,所見卻是滿目殘尸,虛空中斷肢遍布,皆都是死去的墨族尸體。

    許多重創未死的墨族痛聲哀嚎,戰場所在,宛若煉獄,只是粗略一掃,便知此地最起碼有上百位墨族陣亡。

    黑淵面沉如水,自開始追擊楊開至今,這樣的場景他已經見過太多次了,每次他得到消息趕來的時候,幾乎都能看到這樣的情景,而楊開那邊總是能快他一步遁走,不給他半點機會。

    他還從未碰到過這樣擅長遁逃的人族,這讓他滿腔怒火根本無處發泄。

    四周幸存的墨族見黑淵來臨,也不敢隨意靠近,這段時間黑淵可是親自出手殺了不少族人,萬一黑淵盛怒之下覺得他們怠戰不力,出手把他們也殺了,那可就冤枉了。

    他們這些墨族方才可是拼死阻攔楊開的,然而實力不如人,又如何攔得住,只能眼睜睜看著楊開大殺四方,飄然離去。

    “他去哪了?”沒有墨族主動匯報情況,黑淵森聲問道。

    距離他最近的一個上位墨族膽戰心驚地指了一個方向。

    黑淵朝那邊望去,眉頭微微一皺。

    那個方向,是自己直屬領地所在的方向,雖說這偌大一片虛空都算是他的領地,但墨巢所在才是他真正的根基之地,也就是直屬領地。

    意識到這一點,黑淵心頭猛地一跳,結合楊開最近這段時間的遁逃路線,黑淵忽然有種不太好的感覺,楊開的遁逃似乎并非漫無目的,而是有所指向的。

    便在這時,一個墨族領主急匆匆地從遠處掠來,直奔黑淵面前,面色驚慌失措:“域主大人,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慌慌張張?”黑淵扭頭望去,那不好的感覺愈發明顯。

    無他,這個領主是坐鎮最近墨巢的,也是負責監察四方動靜的,顯然是有什么消息傳遞過來,所以他才第一時間跑來知會自己。

    果不其然,那領主道:“大人領地那邊傳來消息,那楊開殺過去了!

    黑淵腦袋嗡地一聲,如被一柄大錘砸中,暈乎乎的,不過也瞬間洞悉了楊開的打算,當即怒喝一聲:“好膽!”

    萬萬沒想到,孤身一人陷落墨族腹地的楊開,不但沒有逃走的打算,反而趁著墨族后方兵力空虛之際大攪渾水。

    不得不說,楊開此舉可謂是藝高人膽大,也著實讓黑淵慌亂失措。

    暮光王主麾下眾多域主迎戰陰陽關大軍,領土上再沒有比這個時候兵力更空虛了。若非如此,黑淵也不至于這么長時間拿楊開沒什么辦法。

    他此刻殺向自己的直屬領地,那邊雖然有不少領主留守,但能不能擋得住楊開,黑淵也沒有把握,畢竟這段時間的追逃已經讓他見識到了楊開的本事。

    而楊開之所以殺向那邊,應該是對著墨巢去的。

    任何一個有自己封地的領主,域主的根基都是墨巢,沒有墨巢,就算不得真正的領主,域主。

    這還是扎古當時教導楊開的。

    墨巢的成長需要消耗大量資源,一座領主級墨巢,自孵化開始至徹底長成,所需要的資源堪稱海量,更不要說一座域主級墨巢了,比較而言,域主級墨巢成長的消耗,最起碼是領主級墨巢的百倍,千倍。

    若是墨巢被毀,那黑淵的根基便會丟失,對他來說可是巨大的打擊,雖說他還可以從王主那邊得到子巢,重新孵化,但這對王主的墨巢也有負擔,而且需要消耗自己大量時間和精力。

    更何況,這一次出了這樣的事,王主那邊還會不會賜予自己子巢都是兩說。

    在與人族的爭斗史上,領主級墨巢被毀的情況并不少見,但域主級墨巢被毀卻是寥寥可數,每一座域主級墨巢的毀滅,都是墨族的恥辱,是需要人族的鮮血才能洗刷的。

    怒喝之時,黑淵急速朝自己的直屬領地方向掠去,同時暗暗祈禱,留守在那邊的領主們能夠阻攔拖延楊開,又祈禱楊開千萬不要毀了自己的墨巢才好。

    可是楊開直奔自己的直屬領地而去,明顯是有什么大動作,針對墨巢的可能性極大,畢竟他偽裝墨徒在這邊生活了這么多年,極有可能從什么地方得知了墨巢的奧秘。

    心憂之下,黑淵幾乎是全力飛馳。

    原本以他域主級的修為,需要半日才能走完的路程,竟只花了兩個時辰便趕到。

    等他好不容易趕到自己的直屬領地所在的浮陸時,入目所見,讓他渾身冰涼。

    只見那浮陸都幾乎被打碎成幾塊,四處可見強者戰斗后留下的痕跡,原本繁榮的城池一片狼藉,處處斷垣殘壁,滿目瘡痍,死去的墨族更是難以算計。

    這也就罷了,關鍵是原本屹立在城池最中心處的墨巢此刻竟已倒塌,無數年來花骨朵一般綻放的墨巢明顯有枯萎的跡象,濃郁的墨之力如鮮血一般從墨巢之中流淌出來,根基所在,更是被狂暴的力量徹底斬斷。

    最擔憂的事情成了現實,黑淵簡直無法接受。

    墨巢在枯萎,已經救不回來了,換言之,他的根基已斷。想要恢復元氣,就必須得有一座新的墨巢。

    然而就算王主慈悲,再賜予他一座來自王主墨巢的子巢,他也要花費上百年光陰將之培養成長,而在這期間,必定要消耗大量的人力財力。

    不但是他如此,他麾下那些領主們,也要經歷這樣的事情。

    換言之,他這一脈,全都要重新開始,那可是一個漫長的恢復期。

    “大人!”一個渾身浴血的領主察覺到黑淵的氣息,連忙從下方迎了上來。

    “楊開呢?”黑淵咬牙問道。

    他沒從附近察覺到楊開的氣息,只能指望自己麾下的領主們將楊開給殺了,盡管知道這不太可能。

    “沒見到那叫楊開的人族!”那領主回道。

    黑淵怒及:“沒見到?那我的領地是怎么回事,墨巢是怎么回事,被你們毀了嗎?”

    那領主身子一抖,連忙道:“黑淵大人,我等確實沒見到楊開,這邊的一切都是一條巨龍造成的!

    急忙將之前發生的事說了一遍。

    據這領主所言,那巨龍是忽然出現的,數千丈長的龐然大物,渾身金光燦燦,威猛不可擋,一個照面便有眾多墨族死在那巨龍的龍息之下,這也就罷了,關鍵是那巨龍的龍爪竟抓著一桿巨大無比的長槍,打的浮陸破碎,墨巢崩塌,城池盡毀。

    更讓墨族這邊難受的是,那巨龍居然還洗劫了許多店鋪,搶了無數資源。

    留守此地的領主們雖奮力反抗,卻也難擋其威,那巨龍在這邊逞了一會威風后,便飄飄然離去了,留下遍地狼藉。

    墨族這邊也不認識什么巨龍,畢竟以前從未見過,倒是墨徒們認出來了。

    “巨龍?哪里來的什么巨龍?”黑淵茫然。

    那領主小心翼翼地回道:“據墨徒們所言,那楊開極有可能不是人族,而是龍族,那巨龍便是他的真身!

    黑淵怒道:“不管他是人族還是龍族,給我把他找出來,我要將他碎尸萬段!蔽ㄓ腥绱,方能卸心頭之恨,一時間連王主要活捉楊開的命令都忘記了。

    “可是大人……”那領主聲音微顫:“墨巢毀了,消息傳遞不出去!

    黑淵一把抓住他的衣領,將他提到自己面前,目中噴著怒火:“沒有墨巢就給我撒出人手去通知,我要領地上所有墨族全都行動起來,我要他無所遁形,做不到的話,你們統統都要死!”

    “是!”那領主慌忙領命。

    待那領主退下,黑淵才霍地扭頭,朝一個方向望去。

    那邊隱約有一種奇特的力量波動在消散,這力量波動,正是楊開每次催動那種可以瞬移的秘術時留下的,所以黑淵斷定,他是往那個方向逃走了。

    他也知道,之前他拿楊開沒什么辦法,如今連墨巢都毀了,就更難把握住楊開的行蹤了,然而根基被斷之仇又如何能不報?

    縱然希望渺茫,黑淵也得奮力追擊,無論如何,他也要抓住那滑不溜手的人族,將他帶到王主面前,將功補過。

    此時此刻,距離浮陸領地及遠的位置上,楊開正躲在墨云之中療傷修養。

    化身巨龍在黑淵領地上大鬧一場,不但打的浮陸破碎,還毀了黑淵的墨巢,楊開心情很是痛快。

    不過戰果如此巨大,自然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留守在那邊的領主們數量著實不少,更有難以算計的上位墨族和下位墨族,巨龍之身固然殺傷力恐怖,但目標也不小,在楊開破壞墨巢的過程中,自然吃了不少墨族的攻擊。

    在墨族領主們的眼中,他是大鬧一場之后瀟灑離去,可楊開自家事自家知,他離開的可并不瀟灑,而是不敢再繼續停留了,否則極有可能陰溝里翻船。

    此刻渾身上下遍體傷痕,稍微一動便疼的齜牙咧嘴,后背處更是有三道深可見骨的傷口。

    好在這些傷勢都沒有傷到根基,以他的身體素質,很快就能恢復過來。 ( 武煉巔峰 http://www.vxtndj.live/2/263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當前章節頁面至瀏覽器收藏夾。

官場小說網每天更新數千本熱門小說,請記住我們的網址http://www.vxtndj.live
閱讀推薦:鄉野秘情:村官的獵艷風流史   人性禁區:窺秘(第一部)   靠近女局長:權力征途   情纏:官姐撩人   巧救縣長女兒入聲色仕途:官威   女縣長的男秘書:權欲迷局   女公務員的日記   女秘書宦海沉。荷衔   鄉村小子混官場:山野獵婦   村干部的緋色人生:權欲交易   官路:俘獲美人心   靠近領導夫人:權力密碼   風流臺長花海戲鳳:迷情電視臺   金牌秘書夜會女領導:權色軌跡

电子游艺送58元彩金